玄幻之神级大玩家- 第434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河下白玉 书名:玄幻之神级大玩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要取的星河舰,除了强大的实力外,机缘气运也是极为重要的因素,没准就归自己了呢。

    都在这个时候了,如果还不敢去尝试一下的话,怕是会后悔一辈子。

    蒋枫也一招手,随同那赤焰朱离一起飞去。

    “啪。”

    这时,一道人影出现在金色水晶附近,直接一掌将它抓住,拿在身前静静的看着。

    就在这时,那金色海洋为之一滞,似乎停止了运转,照耀半个空间的金光在这一刻骤然收拢起来,整个世界一下子黯淡下来,就剩下大荒塔的光芒。

    马云飞胸前的印记上也发出微弱的金光,与手中的金色水晶遥相呼应。

    马云飞只觉得胸前的印记上发出炙热的感觉,忍不住将那金色水晶慢慢放在上边。

    刹那间,那拳头大小的金芒在胸前扩散开来,以印记为中心,沿着经脉朝身体每一个部分辐射而去,转眼间整个人就变得一片金色,好似一尊黄金战神。

    而他本人在浑身抽搐一下后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这一变化立即引起所有人震惊,马云飞的面容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连眼神也渐渐涣散起来,微微张开嘴巴静静的悬浮在那,除了全身金光之色外,再没有任何的异样。

    那水晶镶嵌在了身体上,天衣无缝,好像从来就在那里,这一刻终于回来了。

    “少主。”

    王朝马汉等人心中震骇,担心马云飞的安危,一起冲了上去。

    “蝼蚁,太吵了。”

    管鑫在马云飞数百米外静静地看着,不敢擅动,望着那冲上去的光明殿众人,没由来的一阵烦躁,抬起手臂一挥而出,一道光芒从鼠幻手镯上激射而出,在空中呈半月形的展开,劈斩而去。

    “不好,快退。”

    王朝惊恐的叫道,那道攻击散发出压制一切的圣人规则,虽然并不太强,可足以压制他们的全部力量。

    他骇然的想要大家逃走,却发现在这一刻所有力量都施展不出来,完全被那强大的斩击震慑住。

    虽然管鑫的力量还未全部恢复,但圣人境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

    “王朝,你……”

    马汉突然惊恐的看着王朝,后者体型一下子变大数倍,身上的灰袍不仅撕裂开来,而且在空中燃烧,整个人化作一颗流星朝斩击撞上去。

    “速速退下,此人不可抗衡,少主以后就托付给你们了。”

    这是王朝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在管鑫的那随手一击之下,他唯有施展引爆自己,才能为同伴争取出一线生机来。

    在明白这个局面后,他没有一丝的犹豫。

    “王朝长老。”

    光明殿之人全都悲痛的大喊起来,眼睁睁的看着王朝撞在那月斩之上,爆发出强大的光芒,如同流星一样瞬间湮灭。

    王朝自爆之后,依然没能将那斩击完全拦下,还有极强的力量穿透他,飞袭而下。

    马汉悲愤的大吼一声,手中一柄战刀疯狂劈出数十刀,在所有人身前凝出一片刀芒,但还是挡不住那一击的余波之力。

    刀芒湮灭之后,光明殿众人拼命抵挡,还是喷出大口的鲜血,全部震飞出去,生死未卜。

    在绝对强大的力量面前,他们显得太过弱小了,只有成为炮灰的份。

    管鑫一击之后,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漫不经心。

    他目光在场内一扫而过,指着马云飞的身体,开口道:“谁来说说,他这是怎么回事?”

    整个空间极为安静,没有人开口。

    先不说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哪怕知道也不会开口。

    “看来没有人知道啊,那我就一个个的杀过去,总会遇到知道的。”

    管鑫的目光一寒,就在场内寻找目标。

    眼前这人在他内心都是被判了死刑的,就算是卓曲也不能留,否则得到如此多的重宝,太不安全了。

    但在自己没有得到星河舰前,也不敢大肆杀戮。

    还有陈宁的那塔,也已经在心里成了他的宝物。

    此刻内心最懊恼的就是卓曲和邵军,他两人的实力都不在管鑫之下,但都是重伤在身,根本无法和他抗衡。

    这空间内所有人的生死现在全由他一人掌控。

    不说星河舰,那些九级装备,就已经是惊人的财富了。

    “想知道怎么回事,你自己上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陈宁平静说道。

    管鑫盯着他,也是双目中喷出火来,但看他四周那塔散发出来的器韵也心存忌惮,不敢现在动手。

    陈宁也猜到了对方的顾虑,但这大荒塔没有配套的攻击法诀,只能用炼器的诀印控制,威力大大减少。

    小雷突然开口道:“陈宁说的不错,这人似乎在融合那水晶的力量,我怕过不了多久,星河舰就真的被他收取掉了。”

    管鑫眉头一皱,有些举棋不定。

    关键是先前被压制力量,几乎成了废人让他十分胆寒起来,生怕再产生变化压制自己,那也许就真的没命了。

    “就你这样子,也想拿星河舰?”

    小雷冷笑一声,脸上满是轻蔑的样子,他也是心有顾虑,所以不断用言语相激,希望找个打头阵的。

    管鑫脸上闪过怒色,杀机迸发出来,气势往小雷身上压去,冷然道:“我做事,什么时候需要你指手画脚了?”

    小雷身形一动,就化作雷电在空中散开,显化出巨大的虚影来,针锋相对道:“管鑫,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他看准了管鑫身上有伤,绝不会在这种时候跟他动手,所以也没什么好怕的。

    果然,管鑫眼中厉色一闪而逝,在真正得到星河舰前,要尽量的保存力量。

    小雷道:“既然你不敢试,我倒是很有兴趣做这个出头鸟。”

    他举起手来,一道电弧在指尖闪动,汇聚成球激射出去,那电球在空中闪动,速度极快的轰在马云飞身上。

    “噼里啪啦。”

    电弧弹在马云飞胸前,直接化作道道电流在身体上扩散开,就消失不见了,似乎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死了?”

    小雷一愣,有些难以相信,毕竟马云飞的身体上灵性十足,一点也不像是死了的样子。

    “真的死了?”

    管鑫也是愕然有些呆滞,刚才闪电球在马云飞身上爆开的时候,他还提了一口元气,做好以备不测的防御,想不到白白担心一场。

    小雷似乎有些不相信,再次一指点了下去,这次深蓝色的雷电化作一道激光,直接轰在马云飞的喉咙上爆开,将马云飞整个人震得在空中不断翻滚,却依然是金光一片,没有任何损伤。

    小雷眉头拧紧,道:“我就不信破不开。”

    他直接化作一道闪电就冲了上去,在马云飞身前急忙止步。

    然后高高将双拳举过头顶,将雷电聚成一个巨大的雷球狠狠的砸了下去。

    “轰。”

    巨大的雷霆砸在马云飞身上,闪电游走在他身上每一寸肌肤上,发出强大的电光在空中闪烁不定,映照着小雷震惊的脸孔。

    “嘶。”

    小雷倒吸了口冷气,将雷电收了回来,停在马云飞身前,惊骇道:“这样还不行吗?”

    “我来试试。”

    管鑫阴沉着脸飞了过去,他见小雷出手这么多次都没事,心中也顾虑少了几分。

    他将鼠幻手镯收在掌心,一道道规则之力聚在指尖上。

    “砰”

    管鑫五指直接往马云飞的天灵盖上插下去,五道不同的力量被那金光挡住。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惊,先前小雷那样攻击都毫无反应,证明完全没有效果。

    现在管鑫出手之下,直接激起金色光芒的抵制,证明这一招已经威胁到马云飞的身体了。

    管鑫也明白这点,心中大喜,不由加强力量灌入掌心中的鼠幻手镯内,一时间规则之力大盛,在马云飞的天灵盖上变化起来,而且不断蚕食着金光。

    马云飞脸上开始有了表情,露出痛苦之色。

    陈宁看的心中大惊,若是让管鑫破开那金身,马云飞就彻底完蛋了。

    他推动大荒塔,在空中轰隆隆的飞来,要往管鑫身上镇压去。

    小雷瞬间化作一道光芒,横身拦住了他。

    现在整个空间之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马云飞和管鑫身上,就等着星河舰出现就出手抢夺。

    这个时候,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没有人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星河舰落在别人手上。

    大弥等妖王都是异常的平静,全部冷眼而视。

    花闪元飞到了大弥的身边,低声交谈起来,道:“大弥陛下,助我。”

    大弥道:“帝器都蕴含有天运在内,非人力所能为,是你的便是你的,不是你的无可强求,若是强求,定遭非命。”

    花闪元脸色一变,心有不甘,紧紧握住虚空刀在一旁静观其变,若是有机会他绝不会束手旁观。

    突然整个空间传来一声震动,将所有人的聚精会神的目光打断,纷纷愕然的四下望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轰隆隆。”

    又是一阵震动传来,开始接二连三的轰隆起来,整个空间变得极为不稳,就像随时要崩塌下来,不远处还开始出现空间裂缝,一丝丝的蔓延开。

    “空间要破碎了吗?”

    小雷大吃一惊,朝那些裂缝望去,喃喃自语道:“难道是星河舰出了问题?”

    他骇然的往马云飞身上望去,依然是金光一片,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并没有其他的异常。

    “轰隆隆。”

    震动不断,空间出现极大的问题,除了开裂之外,各种异常的能量也开始出现,并且漫无目的的四处辐射开。

    “这是……”

    空间内不断有规则之力涌了进来,地风水火四元素无孔不入,开始在空间里肆虐起来。

    有一个大衍宗的渡生劫和光明殿的生死境武者,一碰到那规则之力,立刻化为了飞灰。

    众人看到这规则之力如此强悍,都是不由得骇然不已。

    陈宁道:“法阵的力量渗透进来了。”

    所有人心中一惊,顿时明白了过来了。

    原来是外界的地风水火之力已经全部交汇,而这个空间在这力量下开始崩溃。

    小雷脸色发白,不甘心道:“难道封印空间也挡不住这抹杀之力,我们注定了难逃一死吗?”

    大玟脸色凝重道:“星河舰的力量似乎被封印了起来,这才导致空间不稳,若是能有帝器撑开一方空间的话,应该就能躲过一劫。”

    她的目光望向陈宁,眼中之意不言而喻。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望向他身侧那大荒塔。

    陈宁往大荒塔上一拍就将其收了起来,道:“我这件装备虽然有些玄妙,但绝不是你们所说的什么帝器。”

    小雷阴沉着脸孔,道:“陈宁,都这个时候了,再不齐心协力大家都要完蛋。”

    陈宁道:“齐心协力?我的人都快死了,你才跟我谈齐心协力?”

    小雷脸色微微发白,转身看着管鑫和马云飞。

    那规则之力已经深入到金光之中,很快就要破开了防御。

    管鑫的脸上尽是疯狂之色,转过身看着小雷和陈宁,寒声道:“嘿嘿,这个时候了,星河舰马上就是我的,谁也别想救的了他。”

    管鑫一脸的狰狞,圣人规则越来越强,已经完全恢复到了巅峰力量。

    他回过头来,突然间浑身剧烈的颤抖一下,那规则之力的力量也由于颤抖而涣散开来,有种被金光反震出来的趋势。

    管鑫惊骇的长大瞳孔,直视着眼前的马云飞,只觉得浑身发冷。

    马云飞的双眼不知何时已经睁开,正毫无表情的盯着他看。

    那双眼眸之中,深邃如海,没有任何的人类情感。

    “你……”

    管鑫心中一股巨大的寒气涌上来,虽然察觉不到对方丝毫的力量,但仅仅是那双眸子,就让他浑身战栗,有种忍不住想要跪下膜拜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我可是圣人境,规则可以镇压一切力量,为何还会感到恐怖颤抖?”

    管鑫内心越来越寒,身体抖的异常厉害,五指早已从那金光之中取出,停在空中也不知怎么收回来,额头上早已冷汗淋漓。

    马云飞依然是静立在那,没有任何动作,但周身的金光渐渐暗淡下来,往胸前那水晶上汇聚而去,星河舰的形状越来越清晰可见。

    这一变换让所有人都是心中发堵起来,他们都在聚集力量,等待着变数出现好抢夺一线机缘。

    但现在看来,似乎是没有什么指望了,看那管鑫的样子好像也要完蛋了似的。

    而且更大的危机已经出现在眼前,那就是四极碑的法阵之力,已经渗透到了空间,随时可能会崩塌。

    “轰隆隆。”

    就在众人心念刚动的时候,一片黑色的空间倏然破碎开来,化作一块块细小的黑色碎片不断粉碎消散。

    无尽的地风水火之力涌了进来,镇压在所有人心间,一个个面色惨白,透不过气来。

    “啊,啊。”

    又是接连两道惨叫相继响起,光明殿的生死境弟子顶不住那抹杀之力,直接化作了飞灰。

    张十八双目通红,自王朝开始,一下子就连去四人。

    只剩下他和张十八在苦苦支撑,随时可能湮灭。

    他们光明殿传承数千年,日渐式微,到今日也许就要彻底湮灭了。

    他惨然道:“少主,你再不醒来,大家都要离你而去了,大家不怕死,就怕看不到光明殿重振辉煌的那一天。”

    “噗。”

    张十八心力交瘁,一口血喷了出来,脸色变得极为惨白,那抹杀之力滚滚压来,再也抵挡不住。

    突然一股力量涌到他身侧,马汉手中一柄宝刀横过来,帮他开出一道防御,苦苦支撑,咬牙道:“张十八,你不能死,少主还需要你的辅佐,要死也是我这个老家伙先死才对。”

    张十八惨然一笑,苦涩道:“马长老,我怕是不行了,就算能再多撑片刻又如何,你别浪费气力了。”

    他一掌就朝那宝刀拍去,要震开刀身,不想马汉为了保护自己而白白损耗力量。

    马汉勃然大怒,吼道:“张十八,别胡来,你无论如何也不能死。”

    他手中的劲气一沉,将张十八的一掌之力顶开,无论如何也不肯撤掉防御。

    “他不会死的。”

    一道默然的声音突然响起,仿若来自极远之处,那样的不真实,却又庄严神圣无比,给人以无穷的力量,在心中生出暖意和无限求生的希望。

    “你是……少主。”

    马汉大惊,只见马云飞不知何时已经苏醒过来,好像恢复了意识,单手在空中凝出一个符号,往两人身上降落下来。

    那个符号落在张十八和马云飞的中央,散发出一片金光,将四周的规则之力排斥开来,形成一小块空间。

    “嘶。”

    所有人骇然相望,此刻的马云飞他们完全就看不透,不仅是力量上无法探查,就连那神情和目光,都仿若飘忽不定,无论他们如何凝目望去,都显得有些不真实,看不清楚真容。

    “嗖。”

    小雷瞬间就化作一道闪电,以最快的速度冲入那片金芒之中,立即感受到一片的温暖。

    他暗暗松了口气,但也只敢站在金光的边缘,警惕的望着马云飞,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

    “少主,你……你……”

    张十八也是心中大喜,看着马云飞的变化,那种无法仰望的感觉,激动的泪流不止。

    但马云飞此刻却是十分平静,没有任何情感波动,双眸中除了深邃之意外,还有一丝茫然,只是淡淡的自语道:“四元素规则之力?”

    “他不是马云飞。”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陈宁也冲入了金光之中,眼中有些惊讶。

    马云飞微微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难得的露出一丝微笑,竟然朝陈宁轻轻点了下头,接着大步朝那金光之外走出。

    他一走出金光圈,空中接连响起破空声,所有人都是瞬间飞驰而来,涌入那个原本就不大的避难所,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就管鑫也冲了进来。

    张十八和马汉死死的盯着他,眼中射出滔天恨意。

    管鑫脸色微变,不做声的立在金光的边缘上,暗暗调息着真元。

    大弥则是目光凝重无比,看着马汉和张十八中间的那个符号,一言不发。

    陈宁也是心中震撼不已,那一个金色的符号散发出独特的规则之力,竟然可以抗衡四元素的抹杀之力,而马云飞随意凝成此符号,可见他对这些规则已经是完全掌握了。

    “轰隆隆。”

    天地突然震动,那金光受到一股巨力冲击,恍惚不定起来,管鑫面色大变,急忙从边缘几步跑到中间。

    整个空间之中全部化为归墟,只剩下这一方金色小世界,强大的四元素之力不断压缩过来,金光越来越小。

    四极碑似乎察觉到了这独特的金光之力,开始渐渐变化起来。

    强大的力量朝着这金光小圈子压迫过来。

    所有人都心中都笼罩上一层阴影,感受到那毁灭一切的规则之力,全都面无血色,惊恐不已。

    “好强大的力量,这便是这个时代的强者吗?”

    马云飞喃喃自语,眼中闪过凝重之色。

    他几步之下跨入那金色光圈上方,双手不断结出印记,胸前的水晶在空中投出一道虚影,虚影之中缓缓的变化出一方小船,飞入马云飞手中。

    他双掌慢慢张开,金色小船也随之变化,射出道道金芒将周身变成一个金色海洋,那小船在他手里变大,朝着四极碑撞去。

    “轰隆隆。”

    四极碑没人主持,只是凭借独孤一方当年设置下来的程序自动运转,吸收极地雷莲的力量构成的地风水火之力,碾碎万物。

    马云飞双手不断地施展出诀印,打入那小船之内,强行抵挡四极碑的镇压,显得有些勉强吃力。

    而下方金色光圈内的人都是惊的无以复加,这种灭世之力他们别说抵挡,怕是一触之下立即身死。

    所有人都是秉着呼吸,感受着上空的世界碰撞。

    “不行啊,这力量太强了,已经是规则巅峰了,不动用全部神念的话根本扛不下来。”

    马云飞闪过一丝犹豫,终究是下了决心,双手合十,一个古怪的印诀在手中变化。。

    四极碑在这一刻被万千金光笼罩,发出轰隆之声竟然被挤压的不断后退。

    那金光笼罩大地,四极碑骤然力量大损,竟然强行破开空间,想要逃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