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令来自八年后-正文卷 第38晚的月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周知知啊 书名:达令来自八年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柯翘轻轻把头埋在江星月的怀中,隔了好久才说:“小月亮,他说我不懂事,既然是专门来‘画画’的,还把我带过去了,就说明没有异心,他是真的想和我好好在一起。”

    “可你并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江星月抚着她干燥的长卷发,与她那个教导主任妈妈一样,柯翘极其关注自己的形象,邋遢是该感到愧疚的。

    可她显然吵了一架后就去了机场,然后找了个酒吧喝醉了,才来到自己这里。

    江星月满心满眼里都是心疼。

    柯翘搂紧了一点她,发出一声嗤笑声:“他还好意思问我,创作者连这点包容也没有,怎么创造出观众喜爱的艺术。”

    江星月第一时间掰正她的身体,望着她的眼睛,坚定地说:“你没有错。”

    不远处,倚在门框上的顾知遥听到这句话,心口烫了烫,他的小月亮如月色般温柔。

    脚边是想要求亲亲求抱抱的妙妙,一直在他裤腿边转,顾知遥抱起它,温柔地摸摸他的头。

    孙特助像见到鬼一样,boss何时对他们这么温柔过?

    sparky的同事见到boss这副模样,怕都会诚惶诚恐地嘀咕,又哪里热boss不满意了,明明企划案是按最优秀的方式写的?

    孙特助摇摇头,爱情啊,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柯翘望着坚定的好友,无声地流下泪来,瘪瘪嘴,委屈地说:“他说和小女生谈恋爱就是麻烦,很多事情都讲不明白,缺少世事磨炼。”

    江星月急急地打断她,非常肯定地说:“翘翘,你不是麻烦,他乱说。”

    “他还威胁我,让我想清楚,分手后就没有复合的机会了。”

    江星月呵呵冷笑:“难道分手是为了复合吗?”

    柯翘一下子愣住,那被酒精灌满的脑子出现该有的停顿,继而也爆发出一阵笑声,搂着江星月的肩,一遍遍重复:“我们家小月亮最好了。”

    无论发生什么,即便她是错的,也站在她身侧。

    江星月垂下眼眸,没让柯翘知道,其实她才是幸福的那一个。

    每一个低谷柯翘都与她一起度过。

    江星月拍拍柯翘的背:“没关系,我们俩在一起就好了,男人不重要。”

    顾知遥顺猫的手一顿,他不重要?

    孙特助惊呼,在老板娘眼里,boss可有可无?

    还是柯翘醉醺醺地戳了戳江星月的脑门:“都是有老公的人了,还说什么胡话。”

    江星月:“……”

    而那被点名的老公正认同性地点了点头。

    江星月简直是服了。

    真想反驳,柯翘却不给她一点机会,把眼睛闭了上去,咕咕哝哝说:“小月亮,我困。”

    江星月只好把她放到床上,盖好羽绒被。

    柯翘的脸上还带着些许残妆,嘴角的口红被酒精吃去一半,看起来疲倦又惹人怜。

    江星月给她卸了妆才走出去,没想到孙特助还在。

    当然,她名义上的老公也在。

    孙特助偷偷觑了眼没什么表情的boss,在江星月合上门的刹那,果断坦白从宽:“我在酒吧遇见了她,她说要回喜来街的家,我看顺路,就送她过来了。”

    “哦,那你们老板也顺路,一起送过来了?”江星月冷冷反问。

    孙特助敏锐地感觉到了不对劲,那双小眼睛转啊转,赶紧撇清误会:“我们是在楼下碰见boss的。”

    “那你就是尾随我了?”江星月转头,看向那个淡定撸猫的男人。

    顾知遥蹙了蹙眉,说:“是,也不是。”

    江星月无力地别过了眼睛,问他:“你到底要纠缠我到多久?”

    顾知遥薄薄的唇,平淡地吐出:“一生。”

    “你知不知道有另一个被你辜负的女子,等着和你结婚?”

    “你误会了,但我已经和她解释清楚了。”顾知遥走过来,想摸摸她的头,却被她轻巧地避开了,那两瓣唇紧紧抿在一起,她生气的时候,就爱这样。

    江星月瞪大眼眸,瞪他。

    财经杂志上有很明确的访问,许氏地产设计的老总许仁在介绍记者采访时毫不避讳地说:“我看顾家那个孩子挺不错,如果要选接班人,我选他。”

    记者问的是:“你是否打算把产业交给自己的女儿?”

    突如其来砸上一个大瓜,记者还有些懵,许氏的老总却拍了拍屁股走人了。

    在圈内还在猜顾家是哪个顾家,那孩子到底是哪个孩子时,顾知遥的父亲就站出来回应了:“许家的千金温婉大气,适合做我们家的儿媳妇。”

    紧接着,就是两家小辈密集约会的照片。

    江星月把一叠照片甩到顾知遥面前,问:“这就是你口中的第三者?”

    最面上,是碍眼的,顾知遥替许真媛揩嘴角的照片。

    他们刚从餐厅出来,都在镜头前露了正脸,是故意拍给狗仔看的。

    顾知遥愣了愣,望着她意味深长地说:“星月,不要相信2019年12月31日23点59分我遇见你之前的任何事。”

    江星月累了,沉甸甸地沉下眼皮,从2020年的凌晨遇见他开始,生活完全朝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而去,指着门口说:“请你们出去。”

    孙特助在沙发上还没坐上好一会,此刻不得不挪了屁股,看向boss。

    顾知遥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眉微微皱了一下。

    孙特助在心里嘀咕,boss是生气,还是不生气?

    却没想到boss还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对那一脸倦容的女子道:“江星月,我想和你开展一段婚姻。”

    “你也是这么骗许小姐的吗?”江星月说得很小声,却清晰地落进了顾知遥的心里。

    那时也是真的,他二十五岁的脑子觉得和谁过不是过一生?

    可除了她,和谁过不是缺憾一生?

    “网上会骂我的。”江星月淡淡地回。

    现在没什么,还在猛磕邀月cp,可一旦被对家放出了料,网上就会使劲攻击她。

    网友们都有某种政治正确,“三儿”其心可诛。

    “一儿”别怕,我们摇旗呐喊,捍卫你。

    对于一个女演员来说,一旦冠上“三儿”的恶名,那观众缘是有多差呀。

    “我会处理好的。”顾知遥静静地说。

    江星月望着他:“可我不想和你扯上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