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十万个分身-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七章 江湖路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楚飞鸟 书名:我有十万个分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水月剑派的剑法要义是水中见月,月明为心,水深为神。

    此等变化最是灵妙繁复,真幻合一。所以修炼水月剑诀,第一要紧是剑心若明月,明彻内外。

    若是剑心乱了,不但修为受损,还可能因此分不清虚幻真实,陷入魔障,从此走火入魔,变成一个疯子。

    水无榷今年也才十八岁,就能结成金丹,在宗门几千年历史上也是第一等天才。

    水月剑派虽然不大,却也是金阳湖地区最大宗门,在整座金阳府范围内,也是顶尖宗门。

    放眼青州,也算的上是第一流宗门。

    青州有大小几千个宗门,水月剑派人数极少,能跻身一流全凭剑诀玄妙。

    水无榷这位水月剑派的天才,成就金丹之后,也随着长辈四方历练,见过许多宗门天才。可谓眼界开阔。

    可见识越多,越觉得其他天才英杰也不过如此。纵然修为比她强,却不过是先发的优势。

    这些天才英杰的根骨天赋,也就平平。尤其是心性不足,或骄傲自大,或贪图安逸不求进取,或贪恋美色,和凡夫俗子并无区别。

    水无榷一直觉得修道长生是第一重要的大事,其他一切都无关紧要。她对于那些心性浮躁的修者很看不起。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对一个男人生出兴趣,剑心都有些动摇。

    出于修道的执念,她本能就生出杀心。她是剑修,遇到修道的障碍,本能就想拔剑斩之。

    但她很快醒悟过来,先不说她能不能杀死对方,双方无冤无仇,只因为她觉得对方太好看妨碍修行就拔剑想杀人,这是邪道!

    师父也曾说过,红尘历练就是磨砺剑心。

    所谓红尘如水心若月,水涨水落月恒明。

    原无忌这个人,是她的磨剑石,是她明心镜。她不应该畏惧,更不应该想着用最简单方式解决问题。

    那样不是历练,更不是磨砺,而是偏激无情,堕入了杀道。

    剑修最擅长杀伐战斗,也最容易拔剑。一个不懂得克制战斗欲望的剑修,永远也没资格领悟大道。

    和原无忌说了一句话,水无榷心里闪过了不知多少念头,她最后决定要和对方好好结识一番,以此磨砺自己剑心。

    对面的原无忌,正是袁虎。他感应到对水无榷突然生出一缕杀意,转又消失无踪。到让他有点莫名其妙,不知这小女孩搞什么鬼。

    袁虎也没太在意,小女孩心思瞬间百变,他这样纯洁少年搞不清楚也很正常。

    到是水无榷旁边的女伴,身上龙气浓郁,分明是位龙女。也许就是那位要征婚的龙王爱女。

    袁虎消息闭塞,那个叫青的龙神里也没有相关记忆,他还真不知道龙王爱女叫什么,长什么样子。

    他来到九维空间差不多有半年了,这半年他也没干别的,就是炼剑。

    袁虎吸收了龙魂,掌握青龙印,炼化龙晶就容易了。

    但要把龙晶和破军双剑融合,这就没那么容易了。

    破军双剑经过007号重新锻造后,物理方面性能已经达到了极限。

    作为剑器,再如何锋利坚硬也就不过如此。

    只是破军双剑没有灵性,就是单纯剑器。对上青这种低阶龙神,已经发挥不出作用。

    想要在这个世界有基本自保之力,必须重炼破军双剑。

    灵犀炼剑法又是一门水磨功夫,好在袁虎有十万分身,源力无穷无尽。

    如此日夜不休,终于在前几天把龙晶融入破军双剑,完成一次重要升级。

    灵犀炼剑法虽然炼剑效率很低,但在这个幻缓慢炼剑过程中,袁虎神意和破军双剑紧密融合成一体,建立更加紧密的神意联系。

    现在他真正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双剑落就算被别人抢去,也无法驾驭。除非彻底毁掉重炼。

    融合了龙晶的破军双剑,也有极高灵性。

    袁虎虽然没尝试过,但以青这个低阶龙神作为标准,破军双剑现在应该能轻易破开青的神力防护。

    只此一点,剑器就有了威力。这个层次的神级,他都可以用双剑击杀对方。

    袁虎现在可以把双剑当做飞剑来用,最远可及千里之外。

    但双剑飞出的距离越远,威力逐级递减。飞到千里之外,也就只能杀杀普通人了。

    袁虎要是手握双剑,青龙这样龙神都有把握一剑斩之。

    炼成破军双剑,袁虎才敢出来乱转。

    他也没什么地方去,就是一路打听着金阳湖,想着先过来看看情况。

    袁虎一路飞过来,也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

    就是几乎有人聚居的地方,就有神道力量的保护。

    村庄,乡镇,城市,这些人类聚集地上方都笼罩着一层神力光芒,就像一个透明大碗,把人类聚集地牢牢保护起来。

    聚居的人越多,神力领域就越强。

    那些聚居几万人口的乡镇,袁虎飞行的时候都会觉得有点困难。如果人口数量超过十万,那修者的力量会被极大的限制。

    但是,神力领域内其实也有许多各种复杂邪恶的气息,只是都要符合神力领域的规则。

    袁虎一路走过来,大概也弄清楚了神道的根本。

    神道在人,信徒越多神道越强。反过来,神道也会保护信徒,不受外力侵扰。

    所以,在这个灵气四溢妖怪横行的世界,弱小人类还能不断繁衍壮大。可以说神道居功至伟。

    至于修者,袁虎到没发现修者对人类有多大贡献。

    当然,他一路走来其实也没遇到几个正经修者。一些只会低阶法术的家伙,也没资格称修者。

    眼前这位水无榷,显然就是正经修士,还是个剑修。修为明显和他是同一个层次。

    包括一旁的龙女,虽然运转是神力,力量层级上却和他一样。

    龙女看不出年纪。水无榷明显就是个十七八女孩。

    一个十七八的大宗师,要是在现实世界就太惊人了。

    就算九维空间灵气浓郁,这个年纪能有如此修为,也是让袁虎惊讶。

    水无榷肋下那柄古色斑斓短剑,也是灵气逼人。比起他苦心炼制破军双剑也不差。

    袁虎也对这两个妹子来了兴趣。这个修者世界更传统,女修者还要挡着脸。

    他正想怎么套话,没想到水无榷又主动说话了。

    “道友是来参加天元剑会的吧?”

    袁虎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他是真不知道什么情况:“天元剑会?”

    “道友不知道天元剑会?”

    水无榷也有点意外,原无忌不知道天元剑会,那这么跑来干什么?

    龙王女婿真的这么有吸引力?

    水无榷有些不以为然,神道虽强,上有天,下有人,被因果完全绑死。

    哪有修者来的自在逍遥。而且,以原无忌的资质,晋升元婴应该也不会太难。

    元婴一成,就能和灵神平起平坐。威能方面甚至更有胜出。做个龙王女婿,又有什么意思?

    不过,看玉璃双眼放光样子,似乎都等不及要直接动手把人抢回家去了。

    不过,这人居然不知道天元剑会,难道是外州的修士?

    天元剑仙虽强,也只是青州的绝顶剑仙,外州的修者不知道也正常。

    要知道天下有一百零八州,每个州都广阔无尽。

    绝大多数修者,终生都没离开自己所在的府城区域。更别去别的州。

    既然都不知道天元剑会,那更不可能知道龙王宴。这么说此人到不是来当龙王女婿的!

    水无榷想到这里,心里突然就舒服多了。她又觉得要以原无忌磨砺剑心,就要提醒对方一下。

    她说:“天元剑会是天元前辈举办的剑会,只要能按照规则赢得胜利,就能进入天元剑库,任选一门奖励……”

    水无榷把天元剑会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又说:“天元剑会明天就在金阳湖上举办,道友既然有缘,何不一起参加?”

    袁虎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他当然要凑个热闹。他点头微笑说:“多谢道友提醒。既然有幸遇到这个机会,当然要见识下四方英杰。”

    玉璃看水无榷和袁虎聊的热闹,在一旁都有点急了。

    这女人平时冰冰冷冷的样子,谁都看不起。结果,看到好看的男人就一点矜持都没了。女人啊……呵呵

    玉璃到不是小家子气不敢说话,她主要的考虑到自己是龙女,对方很可能是为了龙王宴招婿而来。她要是太主动,会被原无忌小看。

    她只能不断给水无榷眼神,示意给她也介绍一下。

    水无榷终于注意到了玉璃,她淡然说:“这位是玉璃道友。”

    玉璃终于得到说话的机会,大方给袁虎万福施礼:“玉璃见过原先生。”

    她不是修士,也没必要冒充修士。

    袁虎稽首还礼:“玉璃姑娘好。”

    玉璃甜甜一笑,怎么看怎么觉得原无忌顺眼。

    水无榷却说:“我们有事先走,明天剑会再见。”

    她说着一挽玉璃的手,化作虹光冲天而起。

    因为有障眼法术,周围的人都看见冲天而起的虹光。

    一群盯着水无榷和玉璃的男子们,就是一个恍惚,等他们清醒过来,两位佳人就没了影子。

    不知多少人扼腕叹息,还有人凑过来和袁虎打听两位佳人来历。

    袁虎一概不理,他收敛笑容后自然有股不可侵犯高华气度。

    一群凡人就算再没眼力,也知道这人并不好惹。哪怕是碰了软钉子,也没人敢发作。

    这个世界修者众多,满地鬼神。普通凡人就算没见过,也听说过无数这种传闻。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怕袁虎。

    就有人盯上了袁虎,孤身一人的外地修者,背着的剑器看着不像凡品。

    一伙人躲在一旁嘀咕商量:“这修者剑器看着不错,也不知什么来历?”

    “一个小崽子,不知天高地厚。活该我们的发财。”

    “刚才那俩个女人看着来历不凡,不要惹麻烦吧?”

    “怕个屁,做完我们就远走高飞,管她们是谁。”

    “我看这人最值钱到他这副小白脸的身体,拿出去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先去探探底,有机会就动手,没机会就撤。”

    众人商量了几句,就由卖相最好的中年道人无一道人去套话。

    无一笑嘻嘻凑到袁虎近前招呼:“兄弟,你是哪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