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中文 >玄幻魔法 >世界想杀我 > 第三卷 天下觉者 118.什么主人?你是谁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世界想杀我- 第三卷 天下觉者 118.什么主人?你是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君生逢时 书名:世界想杀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饭后,大叔把郑鸣带到另一间竹屋。

    古一三人果然安静的躺在床上,而且还隐隐能感觉到一丝魔力在恢复,这让郑鸣不得不对大叔郑重地道了一次歉。

    不管怎么说,现在大叔是把他的同伴全都救了。

    “大叔,过两天我同伴醒了,能不能带我去找找那个奇异果啊?”

    听到郑鸣这个要求,大叔愣了一下,似乎有所顾忌。

    见大叔答应,郑鸣也没什么办法,反正现在也醒过来了,再加上现在怎么从这里出去都不知道。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同伴安危已经解决了,剩下的事情都可以慢慢再来。

    大叔也知道自己犹豫的时间太久了,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说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再带你去吧。”

    像是有什么心事,提着柴刀出去了。

    郑鸣找到两床草席给三人分别盖上,这才跟着放心的离开。

    吃过午饭,现在正是最热的时候,大叔却在院子外边砍竹子。

    “大叔,我从几天前就见你一直在砍柴,但是刚才也没见院子里有多少柴啊。”直到郑鸣走近,他才对大叔问道。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答案了。

    郑鸣死死的盯着大叔的柴刀,柴刀砍在竹子身上的时候,明明有砍进去的声音,却没有一点痕迹“大叔,你这?”

    “砍柴砍得久了,给自己找了点儿乐子,也知道怎么下刀能出声了。”大叔知道郑鸣是问的什么,回答得也毫不犹豫。

    说完又向竹子砍了一刀。

    这一刀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可是这一次砍在竹子身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不过这根竹子摇晃之后却轰然倒下了。

    郑鸣看得很仔细,他敢确定大叔没有使用任何能力,全靠技术。

    “想学吗?”

    大叔一转头,就看见郑鸣眼里充满惊奇,微微一笑。

    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手,简直可以列入武技之中了。

    “学学学,傻子才不学。”

    随后郑鸣听从指挥,在院子里又去拿了一把柴刀过来,开始学着大叔一遍又一遍的挥刀。

    也许是所有力量都被压制,就连那神奇的学习能力都发挥不出来,整整挥刀一个小时,都没有掌握敲门。

    大叔保持着那个姿势对着竹子一顿砍,根本不觉得累,可是郑鸣不行,他现在的状态实在太弱了,这一个小时挥刀的动作,都差点把他累的虚脱。

    正当他准备坐下来休息,湖泊的方向传来一道吟叫,声音带着猛烈的气息在竹林里一阵肆虐,传到郑鸣这里的时候,还是能够感觉到一阵狂风,把他的身子都刮得差点倒下。

    而且,声音听起来也不像是小动物能够叫出来的。

    “大叔,这又是什么情况?”郑鸣惊异地望着那个方向。

    “湖里有头龙,我出生之前它就在里面了,平时不要去那边。”

    大叔本来就没有为这道声音感到奇怪,所以说话的时候也很平淡,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打扰他砍柴。

    不过郑鸣却感觉身上瞬间冰冷,这岂不是说,当初他们在湖里的时候,湖底就有一头龙?

    等那道龙吟声消失,郑鸣这才隐晦的看了一眼大叔,说什么也不肯在这里呆着了,赶紧跑进屋子。

    本来他就觉得这个大叔很奇怪,现在出现这道龙吟,更是让他不敢和大叔独处。

    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等三位同伴醒了,赶紧找个换个安生的地方,离这里原点。

    当然晚饭他是没有去吃的。

    当然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些问题没有去吃饭,而是之前就感觉这里的昼夜交替比较频繁。

    午饭才吃了没有四个小时,天就黑了。

    晚饭过后,大叔就收起砍柴刀不知道去哪了,似乎并不是住在这边。

    郑鸣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难测,这几个小时他就一直在想那位大叔是个什么情况,毕竟现在还在别人的地盘,在加上还有三个昏迷的同伴。

    当然像湖里的那头水龙也需要提防一下,天知道这片林子里还有没有其他东西。

    想不通的事情太多,就不愿多想,心里没有事情了,便沉沉睡去。

    却不知,院子外边走过来一道人影,走进院子后就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一直凝视着郑鸣这件屋子。

    这种窥视让郑鸣条件反射的又从梦中醒来,向窗外看去,可是院子里什么都没有,刚才那道人影也不知道去哪了。

    再次躺在床上他就完全睡不着了,脑海里一直是刚才那种感觉。

    担心大叔又像前几次一样来偷他的珠子,索性直接找了把砍柴刀,走了出去。

    可能是被刚才的感觉给惊到了,今晚的竹林,郑鸣看来比较阴森,就连吹在身上的风都比平时要冷一点。

    郑鸣也没走太远,随便找了一根竹子,就开始练习砍柴,他也说不上为什么对大叔的砍柴手法这么热心。

    也许这都是直觉吧。

    等他疲惫的感觉再次出现,林中响起淅索声,不像是大叔的脚步,听起来像是什么小东西。

    郑鸣想都不想撑着身子站起来,双手握着柴刀,紧紧的盯着竹林。

    声音越来越近,走到林子边缘的时候,郑鸣终于忍不住把柴刀扔向树林。

    “主人,你砍我做什么啊。”

    在听到柴刀落地的声音,郑鸣就知道没有砸中,可是里面却传出一道童音。

    听起来像是一个小女孩。

    “什么主人?你又是谁?”

    听那人说话,应该就在最外围的竹子那,但是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我是龙芯啊,主人你不认识我了么?”

    声音再次响起,郑鸣这次锁定了声源的位置,向其看去。

    那是一条小蛇?

    可是它的头上又长了两根迷你鹿角。

    是龙?

    只见自称为龙芯的小蛇从竹竿上探出前身,笔直地悬在空中,所有的支撑都转移到尾巴上。

    还没等郑鸣回答,却听那小蛇又疑惑的说道“咦?你明明有主人的气息,为什么长得不像主人?”

    “你说的是大叔吧?大叔这会儿应该睡了。”

    说话的时候郑鸣还不由向后退了几步,趁小蛇不注意的时候就立马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