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夙孽- 第二千四百九十九章 囵向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籽日 书名:金枝夙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校尉想自己只能靠精灵的舌头锁住两边,告诉他们,他们之间的沟通,只有他才能够串联的很好。

    当他走到大帐口的时候,帐帘忽然被打起,带得他耳朵两侧的头发,呼的一下子狂飞,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因为他还没有通报他的身份,最重要的

    是他已经尽量把他的步音放低。一瞬间他犹豫了,但最后,他还是走了进去,努力的不去注意在大帐之中存在的那种刺鼻血腥味道。

    等进去的时候他才能发现,里边没有点起蜡烛,不知道为什么在外边觉得里面是亮的,你是真正置身于这座大战之中的时候,就会切实的发现,这里面漆黑如同黑夜,万鬼降临,时无刻不在,伸出长长的触角抓挠着你身体上的每一块皮肤,从最初轻轻的搔痒到最后狠狠的抓挠,仿佛随时有可能变成利剑撕裂你的皮肤与骨头。

    “将军大人,我是代表大王子来跟您谈谈的!”他在漆黑之中选定了一个方向,大声地喊出了他的来意。

    足足有半刻钟,他才听到某一个方向传来脚步声。有一种力量轰然向他袭来的前一刹那他才及时跳开。不过那种力量的陌生还是击打到了他的胳膊带来一阵剧痛。黑暗让他无法观察他的胳膊是否已经真的就着虎行将军铁钳般的力量脱臼,但是,疼痛持续的传来,按照他多年的经验来估计伤势不会轻,但是如果刚才自己没有躲开的话,那一下会让他的胳膊完全报废的,去报废的意思就是将他的整根骨头那么轻松的变成粉末。

    “大王子的人总是这样,一直很吵很吵!”有一个声音在与刚刚脚步声出现的完全不同的方向上抱怨着。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面突然出现的时候表现的一如鬼语森森!

    黑影赶紧转向那个方向,谁知又马上听到另一个方向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现在,这校尉经完全不知道,该转向哪个方向说话,索性囫囵了一个方向开口,“小的是给虎行将军送东西来的!”

    一个似乎觉得他的说法很有趣的声音,悠悠的开口,从声音判断并不像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不过有一点让校尉判断他一定是,那就是他声音里面的慵懒高高在上的慵懒,“我已经闻到了你拿着的,是我现在急需要的,听说是可以救我命的东西!平时没有太觉得,但是当这东西我在别人手上的时候,它的味道竟然能够让我如此轻易的捕捉!不过,我更佩服的是,你的胆量,这沙漠上可没有人敢在我面前一个字不差的说出大王子想要做到的事情!虽然我承认比起残忍的威名,大王子要比我声名显赫的多,但是猎物在前,就是在懦弱的狼也会扑上去咬一口。”

    这校尉似乎极动情的表达他的识时务,“大王子殿下说的是什么,小的早忘了!在您这样实打实威名赫赫的将军面前,大王子殿下不过是乳臭未干的孩子。他为这沙漠做过什么呢!相比于您的光辉闪耀,他还需要成长的历练!。而且对于大王子殿下来说,他在你身上做的这些事。将是他一生罪孽的存在。他会受到神的惩罚的!”

    “你这家伙脸变得不错!而且很懂得那些妇道人家的技巧,就是共同说别人的坏话,然后彼此之间更亲密。让我的外甥受神的惩罚,真是个好主意。但是也许那个惩罚会很晚。而我的外甥仍旧享有他高贵不可一世的地位。不过我们还是应该把话题说回我们的重点,就是关于你这个忽然莫名其妙出现的人……”说到这里的时候,虎行将军故意把他的表情变得直率而生硬,”无论如何都不是我的类型,我不喜欢这样的小人,比如说,你进来就气势汹汹的按照大王子的要求说出那些危险的话,我还可以给你留个全尸!那个不懂事的孩子所做的事情,我虽然无法原谅,但是被他吩咐硬着头皮来见我的你,我就可以原谅,因为没有人可以在我那外甥面前说一个不字,是他五岁时候就开始的事情!那孩子还以为“不”这个字,是世界上最难听的字眼,是一切恐怖与冒犯的存在!他根本就不懂得,敢跟他说这个字的人都是他最亲近的人!他的确是还不懂得这个世界的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而且很有可能聪明太晚,活的太短!”

    “是那个巫医告的秘!您中毒的事!”校尉胸有成竹这讨好会让虎行将军喜欢!毕竟仇人的仇人是朋友!

    “今天的天气真不错,我的外甥大老远的派了一个人来告诉我当下他要对我做什么,却没想到派来的是一个对我分外体贴的家伙,这样的好事就算他想相信我也会……”猛然间这一直听起来极其遥远的声音,突然靠近到黑色影子的耳边,“你以为,你能够改变游戏,其实所有人都是这么玩游戏的!我的外甥根本不在乎你对我说什么,他只要你告诉我,你能带来的就只有这么一个解药犹如钓我这条大鱼的鱼饵,而真正的故事梗概还是一如既往尽在他掌握之中,这就足够了!”

    校尉突然拔高了他的音调,仿佛忠诚的热血正上涌到他的脑袋,他以为面红耳赤就是最好的赤子之心,而且他把每个字咬的都很认真,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几乎要咬掉他自己的舌头。在他心上,他也在感叹他的用力程度,在这短短的几个句子之中,他所使用的力气比他在他漫长的十年求索道路之中用过的力气还要多。“可是我,与别的人都不一样!”

    虎行将军的脸终于进入了光明,而因为那种古怪的灯光,他的五官在逐渐被校尉看清的时候,显得有些拖拖拉拉,而且失真的很厉害,让校尉有些拿不准虎行将军的真正样子,但是无论是在他那种模模糊糊的脸还是声音的气势上面所表现出来的雷厉风行,都减缓了校尉的怀疑,“的确不太一样,你做的梦大了点儿!太过异想天开!我跟我的外甥,已经不需要过多的交流,他的一举一动,我只要想想就知道,他在做什么,你是知道的吧!我们身上有一些血是相同的,我了解他!他现在正等我去找他,然后,等我说出那句我要加入他们,帮助他们得到想要的东西!就是因为骄傲大意而被巴伦王子捉住的那个执事!那无论如何也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宰匹只要坐在他的座位上,据守住唯一的位置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