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威武:甜妻,束手就擒- 第十一章简直是好坏不分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切终成空 书名:总裁威武:甜妻,束手就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淮安,我不想让你变成那种只懂得工作变得冰冰冷冷的,我儿子这么优秀,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的。”

    忽然间许惠变得很是语重心长,“我看小雨那孩子就不错,你可以试着和人家接触一下嘛,不管成与不成,总归是一种体验。”

    “我知道了,既然妈喜欢,我会对她好一点的,至于谈女朋友现在说还太早,等过段时间再说吧。”江淮安额头上的青筋凸起变得很是难受,每次都是这个话题简直……

    “早什么早,你看你舅舅家的那个表哥,人家孩子都三岁了。而你现在还没有跟女朋友,你说你怎么这么让我操心。”许惠捂着心口看着他诶呦呦的直叫唤,吓得江淮安再不敢说什么。

    “妈怎么了?又难受了吗?你是不是今天没有喝药,每次都告诉你要按时喝药按时喝药你总不听我的。”他小心翼翼把许惠平放在沙发上,飞快的从桌子上拿起了药,喝热水让许惠喝了下去。

    “妈这辈子没有多大的心愿。就想看着你安安稳稳的结婚生子,想看看我未来的孙子。你这个愿望都不满足我吗?”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江淮安。

    “我知道了,等忙完这个项目。我就去相亲好不好,找一个让妈喜欢的,带回家好不好。”

    “这才对嘛,找一个温柔娴淑,懂得勤俭持家的女生结婚,妈也就知足了。”说完许惠还摸了摸他的脑袋。

    “你再大在我的眼里也是孩子。”许惠伸手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发,戏谑一笑。

    “妈……”江淮安眼角一抽,目光里有几分无奈。

    现在母亲一见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念叨女朋友的事情,这让江淮安有些无奈,可是还不好发作。

    “告诉你,妈妈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你结婚生子,你千万不要连妈妈的话都不听了……”

    许惠的碎碎念令江淮安的心情更加烦燥起来,他急忙站起身,打断了她的话语,“妈,我还有些事,我先出去会儿。”

    “淮安,不是已经下班了吗?你去哪里?”许惠话音未落,江淮安就已经穿好外套走了出去。

    “哎,这孩子,什么时候能懂我的心啊——”望着关上的门,许惠叹了口气。

    夜,渐渐笼罩了整座城市,街道上的路灯依次亮起,原本的喧嚣变得安静下来。

    开着车子,江淮安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没想到,遇到柳黎雨后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女孩,怎么脾气那么大,更加可气的是,她竟然炒了老板!

    敢在公司里的和他江淮安叫板的,这柳黎雨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人!

    想到这里,江淮安的眸色一深,原本以为走了就走了,省得在他面前碍眼,可是没有想到,母亲许惠又来横插一杠。

    虽然心里对柳黎雨有些讨厌,可是奈何母命难违,江淮安的脑海里浮现母亲气势汹汹的样子,原本黯深的眸光更加深了一层。

    正值下班时间,街道上人来人往,车子简直无法通行,江淮安索性将车子停在了欢乐酒吧门口。

    由于时间尚早,欢乐酒吧里人并不多,举目望去,江淮安选了一处靠窗位置,点了一杯啤酒,轻轻啜饮着。

    窗外,已经是微风乍起,路边的树木随风摇曳,江淮安双腿交叠,望着外面的风景,眸色幽深。

    “小丁,再来一杯!”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钻入耳膜,江淮安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待他看清楚了坐在高脚凳上的女子时,微微一怔,随即皱起了好看的眉。

    “小雨,你已经喝的不少了,不能再喝了。”小丁伸手,试图拿过柳黎雨手中的酒杯,可是却被柳黎雨一把带入怀里,大声说,“小丁,你太不够意思了,枉我还把你当做知己呢。”

    小丁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若不是看在两个人是小学同学的份上,她才懒得管呢。

    “小雨,你愿意喝就喝,可是你也不想想你舅妈吗?如果你醉醺醺的回去,你知道等待你的是什么!”没有办法,小丁只好拿出了柳黎雨的舅妈来吓唬她。

    一听舅妈两个字,果真柳黎雨听话了许多,不再吵嚷着要酒,而是对着小丁发起了牢骚。

    “小丁,你不知道,今天姐姐喝酒不是因为感情也不是因为心情,完全是因为那个霸道的大坏蛋总裁——江淮安!……”

    一提到自己的名字,江淮安不由得一愣,随即眸色加深,他若无其意地端起啤酒,放在唇间轻轻抿着,侧耳倾听着柳黎雨的一阵数落。

    “那个江淮安,简直是好坏不分,小丁,你说他眼神是不是不好,我原本只是好心救了他的妈妈,他却拿我当坏人,还关起我来,不让我吃不让我喝,好不容易误会解除,他让我去他公司上班,他的形像瞬间高大了许多了时,他却又旧病重犯,说我是不在其位不要谋别人的职——”说到这里,想起了所受的委屈,柳黎雨不禁泪如雨下。

    “小雨,你别哭啊,以后我替你出气,好吗?”小丁看到柳黎雨哭得梨花带雨,心里也跟着一悲,鼻尖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她对于柳黎雨还是比较了解的,很小的时候就父母双亡,原以为舅舅和舅妈会好生照顾,哪想到对她们姐弟也不好,作为她的同学,他觉得面前的柳黎雨是非常值得同情的。

    柳黎雨还在哭诉,只是声音小了下去许多,“小丁,你说我就这样的性格,抱着为公司着想的想法,哪能触犯到那么多的规定,江淮安那个混蛋竟然不帮着我,太没人性了……”

    柳黎雨的话断断续续传入江淮安的耳朵,他原本以为这柳黎雨只是年轻好胜,为了吸引注意力,强出风头,可是细想,感觉自己的确做的有些过分了。

    如果她是那种爱慕虚荣、心机很深的女人,想来就不会帮助妈妈了,想到这里,江淮安不禁心生愧疚。

    “小雨,你别哭了,再哭这妆就花了啊。”小丁目光里透着怜惜。

    “花就花呗,反正我也不在意。”柳黎雨抽泣着说,不过还是顺从的从小丁手里接过湿巾,轻轻擦着眼角的泪痕,但是因为心中委屈,依旧低声抽泣,肩膀一耸一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