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威武:甜妻,束手就擒- 第一百零七章你是要等一夜吗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切终成空 书名:总裁威武:甜妻,束手就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臭小子,你是要气死我吗?”自己的计划之所以不能顺利进行,全是因为儿子不配合,每次都让她发愁,以后自己不在了,儿子身边必须要有个漂亮可靠的女人在身边,而柳黎雨就是最合适人选。

    “阿姨,那我就先告辞了,谢谢您的招待,菜很好吃哦。”柳黎雨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儿,便向许惠告别。

    知道留不住柳黎雨,许惠也没有再继续挽留,对她说道:“好吃下次再来阿姨这儿吃饭,阿姨最喜欢和你待在一起。你等会儿,我让他送你。”转头对江淮安喊道:“臭小子,你不是吃饱了吗,吃饱了去散散步,送小雨回家。”

    不用许惠交代,江淮安也打算送柳黎雨回家的,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着实不安全。

    “阿姨,我们走了,再见。”柳黎雨笑着向许惠挥手道。

    “路上小心哈。”

    静谧的夜空里,仔细看,有几颗闪亮的星星,她喜欢这样的夜,尤其是自己创作的时候,安静又美好。

    想想阿姨对自己真的很好,自从失去父母后,柳黎雨和弟弟就被寄养在舅舅家。可那不是她的家,她在那儿感觉不到任何家的温暖。

    反而是许惠,像妈妈一样疼爱她,呵护她,给她家一样的温暖。

    而且阿姨也很可爱,一直想尽办法撮合自己和这个大冰山。

    回过神来的时候,柳黎雨已经落后江淮安好几米远了,她快步跟了上去。

    江淮安一言不发,低着头一直向前走,柳黎雨想说些什么,发现他们之间除了工作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交集了。

    周末的时间谈工作肯定不怎么好,干脆只能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或是扭头瞅瞅路边的树。

    不专心走路的时候,柳黎雨总会被落到后面,而每当这个时候,江淮安就会刻意放慢步调,等柳黎雨赶上来。

    江淮安也很想和柳黎雨愉快的聊聊天,可害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惹得她发毛,为什么她和别人可以那么愉快的相处,偏偏和自己就像一对冤家,谁也不服谁。

    在别人看来,此刻一起散步的江淮安和柳黎雨很像一对吵了架闹矛盾的小情侣,一个一声不吭走在前面,一个闷闷不乐跟在后面。

    憋不住的柳黎雨终于先点开了话题,“那个…江淮安,周末时间你一般都干嘛?”

    天知道这看似漫不经心的随口一问,其实是柳黎雨鼓足勇气开出的口。

    “干嘛,探秘我的私生活吗?”

    你看这人,心里很想开启一段愉快的聊天,一开口却让人抓狂。

    “对,我对您的私生活很好奇,麻烦您能向我透露一下吗?”

    柳黎雨白眼都快要翻上天,没好气的说道。

    突然被问道自己的兴趣爱好,江淮安一时语塞,竟回答不上来。

    好像在他的生活中,除了工作,就没有别的事了。

    之前周末是有一些自己的时间的,后来一直被许惠安排相亲,无奈之下,周末只好通过继续工作躲过相亲一劫。

    “工作。”感觉自己的回答会让柳黎雨失望,江淮安索性只回答了两个字。

    柳黎雨知道江淮安是个工作狂,可没想到连周末他都不放过自己。

    “你的生活就这么单调的吗?工作日每天工作也就罢了,周末你也工作。我觉得你不需要结婚生子,干脆你和工作相依为命好了……诶诶…你干嘛走那么快,等等我啊…”

    自顾自说的柳黎雨完全没有感觉到江淮安的变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江淮安已经距离自己好远,想想刚才自己说的话,肯定是惹他生气了。

    她快步追上去,做错事一样低声下气地说:“那个…刚刚我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我的意思不是你会孤独终老,就是不想让你一直工作,一点休息的时间也没有。”

    “你是在担心我吗?”江淮安突然停下说道,嘴角露出浅浅的笑。

    猝不及防的一停,让在江淮安身后低头走路的柳黎雨来不及停下,身子就贴到了他的后背。

    “我担心……干嘛突然停下啊,真是的,我担心你只知道工作,都没时间陪陪阿姨。”

    就不该对她有所期待,江淮安听到柳黎雨的回答,原本可以高兴的心情像蒙上一层灰蒙蒙的雾,脚下的步子不自觉地也在加快。

    “喂,你真的很奇怪,一会猛地停下一会又突然走快…”柳黎雨对眼前的这个人简直要抓狂,怎么会有这么任性的人啊!

    经过了一段尴尬又气愤的路程,两个人终于来到了柳黎雨家门口。

    “到了,自己过马路吧,我要回去了。”

    柳黎雨点点头说了句“路上小心”,一条马路都懒得送自己过去,柳黎雨心里很是鄙视江淮安。

    马路对面一辆车停靠在路边,坐在车里的温言看到柳黎雨回来了,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江淮安本打算看着柳黎雨过去马路自己就回去了,看到车里的人是在等柳黎雨,脚步立刻跟上了她。

    看到江淮安并没有回去,疑惑道:“干嘛,良心发现啊。”

    “我怕你回去跟我妈告状,所以最好这一条马路也不能略过。”江淮安嘴硬道。

    抬头,发现温言站在车边在等自己,柳黎雨立刻跑了上去,“温言,你怎么来了?等很久了吗?”

    “没有等很久,我打你电话没有人接,就想看能不能在你家这儿碰到你。”温言十分绅士地说道。

    “啊…手机,我刚才设置了静音,没有听到,抱歉啊,温言,害你联系不到一直等。”

    刚才在江家吃饭,出于礼貌特意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没想到错过了温言的电话。

    “如果不回来,你是要等一夜吗?”

    江淮安看着柳黎雨对温言一脸抱歉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江淮安!算了。我到家了,你快回去吧,免得阿姨担心。”

    为什么江淮安一见到温言,就要想办法找茬,柳黎雨一想起这,就会感觉十分头疼。

    送到家了,就该撵人了,她柳黎雨以为自己很受欢迎吗,要不是被要求送她回家,我才懒得理她。

    看见这个男人立马开心的跑过去,哼,不用你说,我也不想待在这儿。

    江淮安心里十分鄙夷柳黎雨的行为,脚下却走得很慢,想知道接下来他们会干什么。

    “温言,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