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威武:甜妻,束手就擒- 第一百六十五章我无可奉告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切终成空 书名:总裁威武:甜妻,束手就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也不知道是谁认出了视频里的李芳明,她开始号召大家一起去李芳明住的地方蹲点,竟然真的有人响应,李芳明经历一次被围堵之后就再不敢出门,顺带着周德政也赋闲在家。

    周德政现在看着自己这个老婆心里就是气,“你好端端去找小雨做什么?现在好了吧。”

    李芳明拒不认错。“要不是你那外甥女闹出一个大新闻,我出去买菜都被人指指点点,我会去找她理论吗?真以为你那外甥女是个宝啊!”

    “那你就去影响小雨工作?还出手打人?自己被当枪使了还不知道。”周德政当即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实在忍不住,说了李芳明几句。这下李芳明不吭声了,她被周德政拉回家的时候就知道这是有人在背后使绊子,竟然还把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只有等这阵子风头过了,再做打算。

    那群粉丝等了几天没有等出个结果来,李芳明自那天起就不再出门,她们都要怀疑是不是躲到外地去了,而她们也有自己的私事,而且这两人远没有柳黎雨来得重要,她们不能一直和李芳明耗着,几天后,人差不多三三两两散光了。

    这厢是消停了,网络上的骂战可没有停止,现在已经上升到人身攻击的地步了。

    罗晴和李朝阳一直密切关注着网络上的局势发展,看到这里实在是忍不住,纷纷开了小号回敬过去,只是两个人的力量实在有限。

    “柳黎雨滚出来道歉,我家江煊凭什么任你欺负!”

    “柳黎雨别当缩头乌龟,有本事做没本事承认啊!”

    “今天柳黎雨道歉了吗?没有。”

    甚至在柳黎雨相关作品的宣传微博下,也活跃着大量的水军。她们有一套统一的评论,互相碰见还会把对方的评论顶上去。还有人找到了黎柳雨早期的照片,斥责她整容;那件已经消停了的‘抄袭’事件也被列入柳黎雨的黑历史当中,整个网络环境都是柳黎雨的负面新闻。

    罗晴和李朝阳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写一篇长文,把这些假新闻整理出来,还原事情的真相。因为怕博文热度不够,罗晴买了推广,李朝阳买了转发,这篇文章点击率顿时破万。

    江煊的脑残粉当然不会闲着,她们开始评论。“洗白的痕迹太明显了,一看就是假的,”“博主自称认识柳黎雨,这么为她说话,莫不是她给你了什么好处。”‘好处’蕴含的意义就大了,一些看热闹的人都笑了。

    更有人发现,这还是一个新号,博文就这一条。随即就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博主今天才注册的号,就这么高的转发量,花了不少钱吧。”暗讽的意思尤为明显。底下马上有人回复:“肯定是柳黎雨请的水军,真不要脸。”

    罗晴被这些只动手打字,完全不动脑子的人气得不行,她挑了一些支持最高的回复下手。“抱歉,新号是对你们水军的尊重,我更倾向于事实就是事实,不是靠几十张嘴就能改变的。”说完也不解气,“真以为你们是谁啊,正主都没发话呢,你们有证据吗?还真以为吵赢了我,你家爱豆就能记住你啊。”

    还有人就看不惯罗晴这样的态度,粉丝和偶像之间本来的界定就有一道鸿沟,现在被罗晴这样毫无保留地说出来,她们脸上也挂不住,不由质问道:“你谁啊?有本事拿大号说话,莫不是柳黎雨本人吧,还真是披个马甲就换了张皮。”

    我是谁?罗晴心说:我怕说出来吓死你。随后,她用自己的大号转发了小号的微博,并附上评论“年轻人,还是要多读点书,没有证据的事,妄下评论不好。”

    李朝阳这边就没有那么顺利,同样是小号,他说话就没有人理,完全被当成了真正的水军,罗晴知道后还无情地嘲笑他。李朝阳不由得气结,一个人的独角戏真是寂寞,独孤求败的滋味谁能懂,谁能懂啊!

    自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开始,柳黎雨就一直待在房间里,完全没有机会出门。门外早就集结了江煊的粉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明星的私生饭在这里窥探某个明星的私人生活呢。柳黎雨不是没有尝试过出去,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那天,她接到制片方的电话,对方还不知道网络上发生地事情,只说需要在任务剧情上和她进行进一步沟通。她见自己脸上肿已经消下去了一些,再多打点粉就可以把那个已经变形的巴掌印盖住,于是同意了。

    结果她没有想到的是,就这么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江煊的粉丝已经找到了她现在住的位置,还要一些娱乐八卦记者也早早等在了这里,就看柳黎雨什么时候出门。

    柳黎雨刚刚走到门外,就被一群人给围住了,江煊的黑粉迫不及待地破口大骂,还有人极其幼稚地向柳黎雨丢果皮等垃圾。记者们更是恨不能将话筒或是录音笔伸进她的嘴里。“柳小姐,能否解释一下,你舅妈掌掴你的原因呢?”柳黎雨心里泛苦,一个看你不顺心的人,打你还需要理由吗!如果那人不是她舅妈,她已经想起诉了。

    “柳小姐,请问这两件事有关系吗?我说的是关于你潜规则艺人和被人扇耳光。”虽然混乱,但是这一句她是听清楚了。整个包围圈有那么一瞬间的寂静,仿佛这个问题关系到人生大事。

    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就算说了,这群人还是会按照心中所想那么写。所以很严肃地回答:“对不起,关于这些,我无可奉告,若果各位再诋毁我的声誉,以及这种丢垃圾的行为,我将采取正当法律途径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说完,也不顾这些人的拉扯,逃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次,她打死都不会再下去了。和制片人那边打过招呼,柳黎雨就躺在了床上。她好似被困在了这片方块之地,扼住了咽喉,呼吸困难。

    江淮安是匆忙处理完公司的事情连夜赶过来的,当时最后一班飞机还有十五分钟就要起飞,还在最后他赶到了。来之前他谁也没有告诉,一下飞机就往柳黎雨的住处赶。

    柳黎雨打开门看见江淮安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不相信地拍了自己的脸颊一下,刚好碰到那个巴掌印,疼得她忍不住“嘶——”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