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威武:甜妻,束手就擒- 第四百七十九章谁都不能告诉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切终成空 书名:总裁威武:甜妻,束手就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龙腾在后台不开心的跺了跺脚,很想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到江淮安身上,但是很显然,江淮安不是个傻子。

    发布会结束之后,便是内测名额的投放过程。

    先前媒体发布会上江淮安的态度很是强硬,叫众多记者心生不满,更不用说其中还有不少都是江龙腾招来的援军,面对这种拿不到头条就要不到工资和奖金的下场,他们自然是不甘心的。尤其是不少记者,即使在发布会结束后,观看内测结果的现场,也逗留了不少还想继续挖点什么消息出来的人。

    江淮安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对自己的软件设计很有信心,近乎自负,几个月来的努力,怎么可能说化成泡影就消失不见,更不用说,在看到内测名额被疯抢的时候,江淮安对此也是意料之中。

    他非常冷静的坐在一边,听着耳机里的监控员向他汇报一系列数据,如果这个游戏就此成功……

    江淮安正在想一些有的没的,思维不是很清晰,紧接着就听到耳机里的程序员的声音变得慌张起来,“江总,我们的程序……被人篡改了。”

    还在神游的江淮安身子一怔,偏着头说道,“你说什么?”

    江淮安没有反应过来,柳黎雨设计的程序大约是几分钟之内便会将一切都损坏,根本没有给他解决的时间,程序员大概就是看着看着就难以控制了。

    一切都向着难以想象的发展而去。

    一堆坐着准备看热闹的记者们三三两两都在喝茶吃点心,随后,不过半小时时间,游戏组就收到了投诉电话,这种问题一出,一般都是给公司争光的,如果程序员发现问题之后能迅速的把事情解决,更是一个很好的展现技术和实力的手段。

    但是没有。

    程序员慌里慌张,没有想到自己的程序居然会出这么大的一个问题,而之后更是要面临被全民声讨的结果。

    记者们开始行动了。

    江龙腾招来的人早就预料到这样的情景,反应最快,几乎是江淮安还没能下令让所有人闭嘴封锁消息的时候,就有记者见缝插针,前来询问,“你们江氏的游戏内测是不是出了差错?”

    “听说程序运行不到几分钟就被病毒侵入了,是不是这个样子啊江先生!”

    “江先生,请问这么多投诉,你们公司会怎样补偿啊江先生……”

    “……”

    记者们的问题都又快又急,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不怀好意,根本就是故意掐着时间点儿来整人的。

    江淮安心中一凉,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被柳黎雨等人联合算计了。

    他努力回想,究竟是在什么地方给了对方可乘之机,但是脑子里此时此刻回想起的只有昨日里,柳黎雨在办公室里的睡颜,不安稳,很疲惫,但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当时正在等江淮安和另外一个程序员的结果,因为讨论的时间太长,所以就睡着了。

    之后江淮安莫名心软,就让她继续睡着,没有喊醒对方。

    但是之后呢?

    江淮安心里猛地一沉。他可以想象的到,他走了之后,放在桌上的内侧程序就仿佛是摆在面前的一大块甜蜜又诱人的蛋糕。

    柳黎雨为了得到它,说不定还是故意的装睡,如果自己当时就毫不留情地揭穿她的真实面孔……

    算了,江淮安嘲讽一笑,他却是没想到江龙腾为了对付他居然肯下血本。整个江氏的名声都敢拿着做赌注,真的不怕股市崩盘。

    就算是恶意竞争,欺骗股民,他也是赚了,成功将江淮安赶出江氏,还是用了这么一个大事……江龙腾不亏。

    但是江淮安是真的不甘心。

    他不想说自己曾经为了这个项目工作了多久,也不想说自己是花了多少精力在这上面,还有聘用罗斯科的钱,都是从他自己这里出的,向公司申请,公司并没有答应,甚至还冷嘲热讽,叫他不要异想天开。

    现在他做出成果来了,自然会有人接手,反正程序病毒只要由创造人解除,接着再重新包装一下,到时候,江氏的名声和地位……定然会因此而再上一层楼。

    当真是最好的算盘了。

    江龙腾利用人的手段他永远都比不上,而柳黎雨这个人……江淮安是永远都琢磨不透。

    既然如此,自己又怎么能够继续在这个地方,苟延残喘下去。

    江淮安发现自己实在是浪费了许多时间和经理浪费在了这个该死的江氏集团上面,就说他兢兢业业工作了两三年,到头来才知道自己的叔叔从一开始必定就心存歹意,寻找了不少机会,想要拉江淮安下水,只可惜一切都是白来。

    早知今日这等结果,江淮安又怎么会傻到浪费这么多时间呢?

    他相信了柳黎雨,柳黎雨总会在背后捅他一刀,连带着之前的仇恨,都变得执拗和深沉了起来。

    江淮安的纠结痛苦的神情,都别来另一个人看在了眼里。

    柳黎雨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哭出声来,认识这么多年,柳黎雨第一次看见江淮安会有如此灰败的神色,仿佛是个行尸走肉,超脱了许多,却失去了很多。

    柳黎雨知道,自己可能,再也看不见以前的那个江淮安了。

    而这一切之中,也有她的一份功劳。

    柳黎雨踉踉跄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趴在上面,痛哭出声。

    她谁都不能说,谁都不能告诉,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承担。

    江煊听说了公司的事情,诧异不已,打电话过来问柳黎雨究竟是怎么回事。

    “黎雨,我刚刚在新闻里看到咱们公司被人抨击的很厉害,投诉电话也是从刚刚几分钟之后就没有停止过,是出了什么事吗?”

    柳黎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江煊的声音,但是偏偏,越不想要什么,就越会来什么,如果不是柳黎雨太过理智,没有直接愤怒的吼出声叫江煊滚蛋,现在不要理她让她冷静冷静,那么现在,可能江煊就会莫名其妙的被臭骂一顿。

    柳黎雨稳定了一下情绪,声音嘶哑,“没有什么,一会儿爸爸就要召开股东大会来商讨这件事了,你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