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威武:甜妻,束手就擒- 第五百二十一章要怪只能怪他自己蠢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一切终成空 书名:总裁威武:甜妻,束手就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龙腾正处于烦闷状态,随意回答江煊:“没什么,一点小问题。”江龙腾只是对郑菁菁那个项目有点头疼,但他还不至于跟江煊倾诉这些。

    江龙腾很少认真跟江煊聊天,此时两人心中都有事,也没有人主动找话题开头,突然气氛变得沉默下来。

    江煊先开了口:“江淮安......他最近有什么动静吗?”

    江龙腾抬起眼看了江煊一眼,仿佛看进了江煊的心里,他幽幽开口:“江淮安?你想问的是柳黎雨吧?那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她怎么对你的你忘了?趁早忘了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我不会让她跟江淮安好过!”

    江煊看江龙腾真是恨上了江淮安跟柳黎雨,他不希望他们再这么斗下去,最后只能是两败俱伤,对谁都没有好处。江煊开口问:“爸?你真的这么恨江淮安吗?”

    江龙腾定定看了江煊一眼:“你什么意思?江淮安他自己做出这些事情,我要给他点苦头尝尝就是我恨他针对他?”江龙腾隐隐有些怒气。

    江煊连忙道歉说:“爸,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问问你当初江淮安跟柳黎雨决裂是不是......跟你有关?”

    江龙腾不屑于江煊这种正直到几乎愚蠢的处世态度,他对江煊说:“是。你问这些做什么?”

    即使知道了答案,江煊还是觉得有些认识被颠覆了,他又愣愣地问:“那江氏集团出事是不是也是因为你?”江煊觉得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江龙腾看着江煊错愕的样子开口说道:“江煊,我江龙腾敢做敢当,确实都是我做的!”

    江煊说不出话来,只能呆呆地问:“为什么?”

    江龙腾似乎觉得江煊这个问题很白痴,他冷酷地说:“江煊,江氏本来就该是我的,江淮安德不配位,他之前已经在江氏的高位上呆够了,弱肉强食,他现在这样都是他自己的原因!倒是你!因为一个在你大婚上抢你新娘的人来这里指责我!你究竟在想什么!我能理解你对柳黎雨不死心,但你现在替江淮安打抱什么不平?你是不是伤心过度把脑子搞坏了?”

    江煊的心里江龙腾先是一个慈爱的父亲,再是江氏的总裁。如今他听见江龙腾毫无犹豫地承认自己所做之事,并且还不打算收手,恐怕他是要把江淮安跟柳黎雨逼到绝路才会收手。他不知道年幼时对自己谆谆教导的父亲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狠辣?

    江煊不想江龙腾到时候众叛亲离,况且江龙腾也不一定能掌控现在的江淮安,他们二人相斗,谁输谁赢还不一定?江煊是打从心底里敬爱他的父亲,不想看见他变成这样。

    江煊叹了口气:“爸,过去的事已经无可奈何,但你现在不能放下吗?仇恨的滋味并不好受,从前有时候晚上看你难以入眠,我还以为是项目的问题,现在想来,怕是那时你与江淮安相斗,伤神伤身才会如此。爸,你老了,退下来不好吗?你没必要活得这么累,我真的不想看着你一天天思虑过重。”

    江龙腾认为自己就算真的有一天要服老退下来,也不能是因为江淮安,在他在位期间,他要江淮安永远翻不了身,他跟江淮安之间早已不能善了,他现在退了,就是输了。江龙腾冷冷地说:“江煊,你不用再劝了,从我开始做这些事情开始起,就没想过要收手。如果江淮安乖乖地待在江氏,成为一个平庸的人,我也许会给他留些后路,不会再扰他的前程,但他偏偏看不清形势,要跟我对着干!这能怪谁?我这么对他,要怪只能怪他自己蠢!”

    江煊不知道江龙腾对江淮安的敌意已经大到这个地步,江淮安或许反击地太过,但终归是江龙腾耍手段在前,他让江淮安失爱人,散家财,没有人能忍下这口气,江煊心想,要他们停止相斗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江煊不想让江龙腾再使那些手段迫害他们,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他怕江龙腾被钱权迷了双眼,犯下过错。

    “爸,我知道我劝不了你了,但是您能不能放过江淮安和柳黎雨一家,毕竟,你给他们造成的伤害太多了,凡事留一线,你把他们逼急了,鱼死网破,对你也不会有好处啊?”江煊苦口婆心道。

    江龙腾听完不可置信地看着江煊,他最看重的儿子。他在前段时间刚被人背叛,现在却站在自己父亲面前指责自己的父亲,还要他放过那群人,他不禁怀疑江煊这么多年在外面到底学了些什么回来?江龙腾看着江煊开口道:“你到底在想什么?柳黎雨和江淮安当众让你下不来台阶,你还站在这里替他们说话?我是你父亲,这么多年生你养你,照顾你,你现在为了那群人来指责我?你究竟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你要是脑子现在不清醒就给我滚出去,想明白了再来跟我说话。”

    江煊不想放弃劝江龙腾的机会,坚持开口道:“爸!我真的不想你一错再错,及时收手吧,我怕你以后真的无法回头了!”

    江龙腾听见江煊的话,怒气更盛:“愚蠢!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儿子!我告诉你,我现在要是收手,江淮安能把我吞的骨头渣都不剩!”江龙腾用力点了点江煊的脑袋,他怀疑里面装的是不是水?他继续说道:“江煊,你就是个蠢货!脑子里只剩下柳黎雨的蠢货!我真不知道她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现在,立马!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再来找我!”

    江煊看见江龙腾怒气冲天,他也丝毫不畏惧:“爸!没有人给我灌迷魂汤!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不能再错下去了!从前,你是我的偶像,眼光独到,在商界驰骋,但现在,你已经变成了一个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商人,你除了满身铜臭味还剩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