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正文 第二卷 弄乾坤_第155章 一个废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笙 书名:逆天魔妃:邪王宠妻狠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个废物

    “你跑什么?”一旁,一个端着盒子的人从旁边走来,看着小孩欢脱的模样,有些无语。

    “徐铭哥哥……”小孩猛地停下,两只小手紧紧抓着背筐,低着头,不敢抬头看着眼前这人。

    白冉闻言,也抬起头,看向眼前的男子,一身素色的长袍,胸膛处绣着蓝魂学院的标志。

    据白暮秋所说,药楼收纳了蓝魂学院里的所有炼药弟子,这群人有着和蓝魂学院其他学生一样超于常人的天赋,也有着不俗的炼药师天赋,虽然比不上青云阁弟子们天赋卓越,但也是非常不错的。

    眼前这人,应该就是药楼的弟子了。

    白冉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人看起来似乎有些面熟……

    “白冉?”被称作徐铭的人手上盒子一颤,脸上顿时失了血色,暗暗往后蹭了一步,低头看向小孩“你怎么才回来,师父都等你好久了。”

    小孩回头看了看白冉,小脸上挂满委屈,冲着徐铭微微点头,嘟着嘴巴低声道“我回来的时候遇到这个姐姐了,姐姐说找长老们有事,我见她好看便帮她带路了……”

    “你倒是以貌取人。”徐铭笑了笑,一手轻轻拍了拍小孩的头“快去吧,别让师父久等了。”

    小孩点点头,回头冲白冉呲牙一笑,便背着筐跑开了。

    白冉见小孩背影渐渐远离,回过头看向徐铭“你认识我?”

    “我是那日与你一同去往森林内部的药楼弟子。”徐铭微微点头,却和白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面上有着淡淡的警惕。

    “我记起来了,那几日你一直跟在白暮秋和叶歆身边是吗?”白冉眯了眯眸子,冲不远处的屋子微微扬了扬下巴“能劳烦你帮我引个路,我找长老有事要谈。”

    徐铭见白冉一副商讨的模样,微微出了一口气,面色也放松了一些“此事好说,我带你去便是。”

    白冉微微点头,便跟在这人身后,往屋内走去。

    “徐铭,我兄长没少折腾你吧?”白冉笑道。

    徐铭今日一见自己就是一副忌讳莫深的模样,既然她没与这人接触过,那能让徐铭长记性的便只有白暮秋那个奇葩了。

    徐铭一听白暮秋,面上脸色又白了几分,禁不住轻咳一声,有些讪然道“还好还好……你兄长人很好……”

    白冉一听,便乐出声了,显然这句话是白暮秋教给他的。

    两人说话间,便走到了房门前,徐铭回头冲白冉点点头,转身推开了房门。

    “师父,有人找你。”

    一开门,入眼便是庄重的陈设,屋内空间不小,没有座位,都是暗色的陈设,不远处还放着硕大的药炉,华老曾与她说过,只有炼制量比较大的药材的时候,才会用到炼药炉。

    白冉走进门,徐铭站在中央不动,白冉便也等着。

    不多久,里面走出一个身着蓝魂学院衣裳的老头,双手背在背后,一脸严厉的瞅着徐铭。

    “我就是好让你找个药材,你为何去那么久?”老头先是没好气的看了徐铭一眼,灼灼目光便落在白冉的身上。

    “这是谁?不是说过不要随意带人进来吗!”又瞪了徐铭一眼,老头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白冉。

    “是我劳烦他带路的,我是蓝魂学院这一届的新生,想借药楼的炼药房一用。”白冉道。

    老头闻言,慢慢的皱起眉头,额头上深深的抬头纹显出沟壑,两个垂下的嘴角表示着他的不满。

    “小丫头,药楼可不是你想来就来的地方,你要炼药房难不成你是炼药师?”老头冷哼一声。

    徐铭闻言,刚想上前说话,便被老头一个眼里的眼神阻止了话,只能站到一边,静静看着。

    “我是炼药师,昨日刚从圣界森林回来,手里有一些还算可以的药材,想炼制成丹药保存。”白冉恭敬道。

    老头苍老的眸子紧紧盯着白冉,嘴巴紧抿,却不说话。

    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里面又走出了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子,走到老头身边,手里端着个药瓶,一脸欣喜“师父您看看,我这丹药炼的如何?”

    老头看了白冉一眼,一手接过这人的药瓶,打开塞子闻了闻,微微点头“还算不错,有些进步。”

    这人听到老头的话,脸上便堆满了谄媚的笑意“还是多亏师父教导,师父放心,弟子一定会好生学习,不给您丢脸!”

    言罢,弟子便扬眉看向一旁规规矩矩的徐铭,笑道“师弟又去拿药材了啊,不用心急,过不了多久你就能学习炼药了。”

    说完,连忙接过老头递给他的药瓶,冲着老头哈腰笑着。

    徐铭站在一旁,头微微底下,目光落在地上,却没有半点的回应。

    老头也没说什么,抬头见白冉,脸上挂起一丝不耐烦“你既然说你是炼药师,便证明给我看,这丹药的药材都有什么,你说与我听。”

    老头回头看了男子一眼,男子瞬间便反应过来,将自己的丹药放到白冉面前,一脸骄傲“师父,又是来拜师的啊?”

    白冉看了老头和男子一眼,拿过药瓶,拔开塞子闻了闻却没闻到一点药香,禁不住微微蹙眉,又将丹药倒出来细细看了看。

    华老告诉过她,好的丹药药香肆意,所以才会有锁香瓶这种宝物的出现,而眼前这丹药,表面沟沟壑壑,显然火力控制不足,应该是火力过猛,将药性直接烧尽,才会导致一点药香都没有。

    客观来说,她手里的这个所谓的丹药,没有任何药效,根本算不上丹药。

    微微抿唇,白冉轻笑一声“我看不出来。”

    “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废物,也想来拜师?”男子嗤笑一声,刚想拿过白冉手里的丹药,便听一声脆响,丹药在白冉的指尖瞬间破碎。

    “你!”男子眼睛瞬间瞪大,死死盯着白冉掌心已经分崩离析的丹药,满眼的心疼和不敢相信。

    “你这样的东西,连个糖丸都算不上。”白冉冷眼看了他一眼,手微微倾斜,丹药顺着指缝洒在地上“没有任何药性的丹药,你也好意思叫它丹药?难不成你还想拿出去卖钱吗?”

    .com。妙书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