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监纵横大明- 第七十章 袁崇焕的衣冠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老午夜清风 书名:小太监纵横大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崇祯十四年冬,王强在礼部侍郎周亭的陪同下,起身赴满清的首都盛京(现在的沈阳)准备签署停战协议。

    经过此前一个多月的商谈,双方对停战和疆界划分等各有关事项已经基本上达成一致,清廷态度诚恳,处处让步,但坚持要求王强能亲临盛京,同皇太极面唔后再签定此协议,王强请旨后答应了清廷的请求。

    这一天下午,王强一行抵达盛京郊外,清廷以最高规格的礼节迎接王强,他们在盛京城郊三十里处搭设迎宾台,沿途官道一律清水泼街、黄土垫道,道路两侧是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清军士兵负责警戒,清军的大元帅多尔衮、大学士范文程等一干文武重臣早早出城等候,王强到后,双方见礼问候,在席棚歇息片刻,多尔衮邀王强一同乘坐一辆豪华的敞棚马车入城。

    马车所过之处,清军士兵一律行半跪的军礼,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对别国使节迎接的规格。

    王强见清廷以如此隆重的礼节欢迎自己这个满清的

    “死敌”,心中诧异,对身边的多尔衮说道:“大元帅,贵国以如此隆重之礼节欢迎使臣,足见诚意呀。”多尔衮微笑说道:“王大人有所不知,如此隆重之礼全为王大人您一人所设。”

    “哦?”王强疑惑的看着多尔衮。多尔衮继续说道:“我们满人最敬重英雄勇士,王大人英明神武,足智多谋,几番打败我们,连我也是大人您的手下败将,所以在我们满人心目中,您就是大英雄,是我们最为敬佩的‘敌人’!我皇曾多次言及,王大人之才抵得上千军万马,我朝无人能敌,他一直希望能见大人一面,倾诉仰慕之情啊。”王强不置可否点点头,说道:“大元帅谬赞了,王强不过一个晚生后辈,何当如此评价呀。”王强乘坐的马车进入盛京城内,一下引起了轰动,城中百姓都想亲眼看看这个将清军打的落花流水的传奇人物,纷纷拥到街道两旁抻着脖子观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文文静静的不象说的那么厉害呀?”

    “你知道个俅啊,儒将懂吗,人家那是用脑子打仗的!”

    “不是说使一杆大枪,爱光着膀子上阵吗?”

    “原来是个白面书生。”

    “废话,他是个太监,不白面,还长着大胡子呀!”------一行人到了王强下榻的馆驿,多尔衮将一切安顿好了才告辞出来。

    当天晚上,多尔衮同范文程等一干人又摆宴给王强接风,席间也甚是殷勤。

    并约好第二天陪王强到盛京各处去走走看看,王强也很想了解一下满清的风土人情,满口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多尔衮和范文程到馆驿接王强出游,根据王强的建议,一行人都换了便装,骑马出行。

    东北苦寒之地,又是冬天,早晨街上没有几个行人,有些冷清。多尔衮带着王强等人出了盛京城的北门,又向北行了五里,到了一座山前,那山地势平缓,山上苍松翠柏密密层层的,在晨曦中显得肃穆神秘,极目眺望,可见几缕炊烟从半山腰的山谷中缈缈的升起,缓缓的飘散着,一直连到天际,同白云混在了一处,让人悠然神往。

    多尔衮指着这座山说道:“此山叫霄山,山上有一座承恩寺,香火旺盛,求签极是灵验,各位如有兴致,我们去看看如何?”王强对这些东西一向不信,不过觉得山上景致不错,空气也很好,也想上去走走,于是点头,礼部侍郎周亭是个礼佛之人,听说有庙,高兴的说道:“好啊,不知这寺里的住持是何人,我倒真想同他会会,看看这关外的佛家禅机如何!”范文程也深通佛理,善对机锋,听了周亭的话就势说道:“这里的住持慧济禅师可是此中高手,看来今日范某有幸,可以聆听两位高手说禅。”周亭一向以口舌犀利,禅机敏捷而自诩,如今被骚到痒处,立时跃跃欲试的想露一手,多尔衮见状,笑道:“呵呵,看来周大人深通此道,今天要大显身手了。不过我是个厮杀汉子,身上杀孽甚重,别说礼佛,就是到那庙中去都觉得亵渎了殿堂。我看王大人也是军旅中人,八成跟我一样,不如这样,你们去和那老和尚斗智,我陪着王大人随便走走,一个时辰以后,我们在山下汇合,这么这可成呀?王大人?”王强感觉这是多尔衮他们有意要把自己和周亭分开,也想看看他们要搞什么名堂,于是笑道:“元帅之言正合我意,我对禅机也是一窍不通啊。”几人拱手相别,范文程带着周亭顺着大路上山去了。

    多尔衮冲王强说道:“王大人,这霄山有一处名胜,和大人还有些渊源,不知大人可愿意前往一观呀?”

    “哦?和我有关联?那倒要去看看。”王强说道。两人带着一干随从骑马来到山的南侧,拐了两道弯儿,上了一处漫坡,在坡顶林中的一处墓地前停了下来。

    众人下马,多尔衮领着王强走进墓地,指着面前的墓碑,深沉的说道:“王大人,此墓为袁崇焕将军的衣冠冢,袁将军杀死了我太祖皇帝(努尔哈赤),乃是我满清的仇敌,但他也是我们满人所敬重的英雄豪杰,所以他死后,皇上命我等在此地给袁督师修了墓,每年都来祭扫。吾皇曾多次对我等说起,他实对袁督师充满景仰之情,可惜是敌非友,为报父仇不得不设计借崇祯之手杀了他,心中也是万分的无奈和痛惜呀。”说完,多尔衮冲袁崇焕的墓深深的鞠躬行礼,态度十分恭敬。

    袁崇焕的震硕古今的抗金英雄,王强对他也是无比的景仰,想到如此忠臣良将却被崇祯所冤杀,到现在还不肯给他平反,倒是他的仇敌给他修墓祭拜,想到自己此番的境遇与袁崇焕何其相似,同病相怜,心中一阵莫名的悲苦,不由得跪倒在墓前,失声痛哭。

    多尔衮这次是奉皇上的旨意要说服王强投奔满清,而且他也打心眼里喜欢王强,见他哭的伤心,也跟着假意抹了几滴眼泪,等王强哭声稍弱,他轻轻扶起王强,轻声说道:“王大人节哀,斯人已逝,令人扼腕叹息,追昔抚今,真不愿看到悲剧重演呀。”王强明白多尔衮的意思,显然是指不想自己成为第二个袁崇焕。

    他苦笑一声说道:“你们即不愿悲剧重演,为何还要设计害我,‘王家军’的名号被你们叫嚷的满天下都是,咳!”多尔衮笑道:“嘿嘿!两军交战,本就是尔虞我诈,性命相搏,你王大人用苦肉计麻痹我军,趁夜袭营不也是如此吗!当时我们是敌人,自然是想方设法致对方于死地,而我军之所以要使用这些手段,还不是摸透了崇祯皇帝的禀性吗。如果崇祯是圣明贤德的君主,如此雕虫小技如何能够得逞呀。唉,王大人在明廷真是明珠暗投,如果能在我主麾下,我们同朝为臣,那该是何等的幸事啊!”王强此时方才明白清廷的真正用意,原来是想拉拢自己投靠满清,他虽然对崇祯没有好感,但既然投身到了大明,也一直以大明子民自居,所以投降满清做汉奸的事情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做的,他微叹一口气说道:“唉,元帅说的有些道理,敌人之间本不必讲什么道义,不过两国既已议和,自当化敌为友,以前的那些仇怨也就罢了。至于我吗,自会有办法保全自己,却也不必让元帅操心。”王强轻描淡写的拒绝了多尔衮的拉拢,多尔衮并不介意,笑着说道:“好,只要王大人心中有数就好,哦,时辰不早,我们该回去了。”一行人回到山前,范文程和周亭已经在那里等候了,周亭一脸讪讪的表情,显然在禅机相搏之时没有捞到便宜。

    众人上马返回盛京,王强在马上回望宵山,心中默念:“老子绝不会当第二个袁崇焕,我可没他那么忠于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