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龙套啊-正文卷 第六十章:鲛人有珠(13)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柰奈 书名:今天也是龙套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青玄,扶我下马!“马上的男人伸出手,有些苍白,白的透明,青色的血管凸显出来。

    “是!”青玄扶着自己的主子下马,“主子,你在旁边休息一下,属下去打些水来。”

    “去吧!”轻轻抖了一下衣服,理了一下褶皱,目光始终淡淡的。

    青玄从马背上取下水囊,又从袋子里取了干净的帕子走到水池边上装好了水,系在腰间。

    “这是?”青玄有些疑惑地拈起地面上的小珍珠,周围还散落着不少,一一捡起,跑到自家主子面前,”主子,您看!“

    唐沁心里一个“咯噔”,这是她的眼泪流下的珍珠,那两人不会发现她吧!

    “南海珍珠?”黑衣男看着面前的珍珠轻轻皱起眉,“哪里来的?”

    “刚刚散落在岸边的,是否需要属下查探一番!”青玄有些戒备地扫视着周围。

    “不必!“黑衣男摇摇头,伸出白净的手掌,”将帕子给我吧!“

    “是!”青玄恭敬地将面巾递给主子。

    黑衣男拿着面巾,走到水池面前,蹲下身,将帕子浸在水中,再扭干,只是在靠近脸庞的时候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他从小嗅觉就要灵敏一些,所以这上面的血腥味自然就被他闻到了。

    “主子,属下还发现了这个!”青玄再跑过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两片沾满灰尘的鳞片。

    黑衣男轻轻皱起眉头,露出嫌弃地表情,用刚刚沾过水的面巾接过,轻轻擦了一下,灰尘被擦区,露出了它原本的面貌,银色的鳞片在日光下流光溢彩,美丽异常。

    “鱼鳞?”黑衣男语气有些疑惑。

    隔着水面,唐沁看着这一切心中发紧,这两人该不会发现她吧!、

    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遍体鳞伤,好在这些都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养一养还是能恢复的,最重要的还是得想办法回南海。

    “有意思!”黑衣男捏着两片鱼鳞,露出一个笑容,像是冰雪初融一般。

    “?”青玄许久没见过自己主子笑,如今倒有些摸不准主子的心思了。

    “去周边看看还有没有。”淡定地将鱼鳞擦干净,从怀里掏出白色的锦帕包起来再放回自己的怀中。

    “是!”

    听到两人要去见自己的鳞片,唐沁默了默,她鱼鳞这么好看,有人喜欢自然是没问题的,只是她现在尾巴难看死了,要是月泉知道了肯定会笑话她的。

    唐沁捏着自己脖子上的大珍珠,眼泪又开始掉,她要回家!

    委屈在心里蔓延开来,潜入水底,唐沁问了这方水域的鱼虾们,只是它们都未开灵智,也不曾离开过,所以也不知道南海应该去哪个方向。

    青玄将附近的鱼鳞和珍珠都手机起来,洗干净后都交给了黑衣男,两人没有逗留多久便骑马离开了。

    在水下,唐沁松了一口气,身上的血也没怎么流了,她要走了!

    甩动着受伤的尾巴向未知的方向游着,唐沁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能够在五感丧失之前回到南海。

    找到大江流的话应该能问到正确的方向吧!

    ……

    “大人,现在就要进入任务吗?”279盯着现在的剧情有些心虚,那个新人现在的情况有点惨,大人会不会怪罪它呢?

    “进吧!”时彦处理完01界的事情就立即赶回来了,略微有些疲惫。

    “是!”279打开了传输通道将时彦的灵魂送了过去。

    时彦回过神来,正在马背上,没有慌乱,淡定地牵着手中的缰绳,一边接收记忆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

    只是在时彦彻底接收记忆的时候,脸就阴沉了下来,刚刚……他……错过……了……小丫头!

    最重要的是小丫头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为什么会那么狼狈?

    “大人,现在那位工作者已经完成了本世界的任务,就是说现在她是没有鲛珠的鲛人,身体情况极为不稳定,如果一个月后她还不能回到南海修养身体的话,她的身体就会死亡,能量体就会被排挤出这个世界!”279调出了唐沁身边的监察系统,“她现在的能量体有点不稳定!”

    “知道了!”时彦扯了扯缰绳,马儿停下。

    “主子,怎么了?”青玄露出疑惑的表情。

    “现在回去!”时彦驾着马儿,使劲儿夹了一下马腹。开始往回倒。

    “主子!”青玄先是一懵,然后也调转了方向追了过去,“主子,你现在身体不能这么快骑马啊!”

    时彦就像是没听到青玄的话一样,兀自驾着马疾速返回先前经过的水池子,明明早一点就能够碰上了!

    “大人,您冷静!”279看着系统上面显示的数据,手忙脚乱的,“您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速度,委托人的身体受毒素侵蚀,十分虚弱,你这样只会加速他的死亡!”

    不论是279还是青玄的呼唤劝导都没有让时彦放慢速度。

    待回到水池边上的时候,周围静悄悄的,令时彦失望的是,这里已经没有了她的气息。

    “青玄,这里的水通向哪里?”时彦的整张脸都是惨白着的,没有一点血色,额头上挂着汗珠,明明很累,但是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而平静。

    “属下不知!”青玄摇摇头,“主子,你的身体……”

    “无妨!”时彦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人就栽倒了,然后青玄就这么看着自己的主子倒在自己的面前。

    青玄大惊,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摔倒在地的时彦扶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白色的小药丸塞在时彦的嘴里,然后翻身上马,背着时彦往城里赶。

    到城门口的时候城门早已落了锁,但是主子的身体拖不得,从腰间取下令牌,拿在手中,朝上方呼喊,“我乃十王爷府中侍卫青玄,快快打开城门!”

    “青玄侍卫,今日城门已闭,待明日才能开城门!”守门的官兵并不买账,一个侍卫而已还不值得坏了规矩。

    “放肆!”青玄着急主子的身体语气颇为狠厉,“十王爷病发,必须马上医治,你敢拦着?”

    “快快快!开城门!”首领官兵吓了一跳,有这一茬为何不早说?

    城门被打开,青玄骑着马快速地奔向王府,青玄速度太快,守城的卫兵还没来得及说城内禁止骑马疾行,人已经没了影儿,不过如今应该是特殊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