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义榜- 第374章 清平之关,杀入敌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轩辕律 书名:侠义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www.dingdians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丁耒等人没有办法,只能让二女跟在身旁,小心前往。

    内中空气有些浑浊,在火把照耀下,各色矿石发出晶亮的光华,显露出矿洞内部的全貌。

    除了矿石林立,更是有数不清的水滴,徐徐自空中滴落。无色无味,有的地方已经汇聚出一些小水洼。

    “此处看来确实是矿洞,据我观察,我们只要往北端走,势必有出口。”丁耒道。

    袁立在一旁掐指,却是皱眉,因为他算出的方位,和丁耒所说的方位完全一致,也就是说,丁耒不是瞎蒙,而是真正真才实学。

    明明天意不能沟通,天机蒙蔽,只能人力计算,自己又给的是缺损和滥造的算法,丁耒怎么可能如此迅速算出来,即便算出来,也不可能这般精确。

    他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再看众人,已经深入矿洞,袁立随即跟上。

    这时,就看到了矿洞深处的情景,这里是一片手推车和铲子,周边乱石并立,水洼四起,火光像是反射在镜面,周边一片通亮。

    这里已经是矿洞最后的位置。

    如今却是没有了前路。

    “丁耒,不是说此处可以通达,但是如今......”俞大猷问道。

    丁耒皱了皱眉头,细致盘算,装作冥思苦想的样子。

    袁立却以为丁耒是运气使然,看到丁耒的表情,他淡淡一笑:“丁军师不会,我就来露一手吧。”

    袁立笑着上前,忽然推了推那一道坚如磐石的岩石障碍。

    俞大猷有些不满此人,他如此嚣张,可是偏偏这里严嵩以他为中心,因此不能够主动交恶。

    “这里不是空的,但胜似空的。”袁立敲打了一下石头。

    “何出此言?”俞大猷虚心问道。

    袁立道:“此处石头经过风化加上水滴侵蚀,早就发生了改变,性质不一样,自然容易打破了,所以说我的推算也不是一无是处。”

    “那我来试试。”俞大猷听完便上前,一步来到石头障碍处。

    这里石头光滑如镜,纯澈照人。

    他猛然蓄积力量,抬手就是一拳打出。

    只听砰地一声,这石头反馈出一股水流,从中居然是中空,水流湍急,激荡而出。

    这股流水激射出来的瞬间。

    俞大猷再出一拳,这一拳打在石缝中的泉眼内,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隆隆之声。

    砰地炸响过后,众人就发现石头彻底崩裂,接着大量流水流泻出来,洒满了众人的脸庞。

    随着水流冲出,这石头也开始真正分崩离析,成为碎片,接着一线天光打开,微微有些敞亮。

    袁立笑了笑:“俞将军果然好本事,这一拳可是阴柔和阳刚的结合,简直是高手风范。”

    “过奖了。”俞大猷漠然点头。

    随后众人撤退,因为石头开启缝隙更大,里面早就被水流侵蚀严重,完全风化。

    最终就听到所有水流宣泄的声音,接着石头一鼓一收,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动。怦然一声,石破天惊!

    整个矿脉都震荡了!

    “这里果然有玄妙,这恐怕是这座矿脉的阵眼,因为年久积水,金生水,最终软化,才能轻易击破。”俞大猷道。

    “高手,俞将军阵法倒是不错。”袁立道。

    丁耒回答道:“若非水多,水漫金山,只怕我们也无法打破这么厚一层壁垒。”

    他话音刚落,就见矿洞外冒出了一阵天光,透射而来,看起来明媚无比。

    丁耒内气催动,将残余石块震飞,随后天光更足,简直可以照耀整个矿洞。

    此刻已经有容下两人宽的洞口。

    “这便出发吧。”俞大猷意气风发,主动前往。

    众人走出矿洞,才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里是一处山坡,外围是一条河,正是两边明河席卷,才使得金多水多,暗河汹涌,因此才能轻松打破矿洞束缚。

    众人回头,就看到远处的山脉上点点花蕊,这些花朵俱是鲜红,看起来越发妖艳。

    不过众人已经离开蛊虫花朵范围,现在倒是顺顺利利了。

    众人继续前往,从山上密林下到一半的时候,就看到了远处平原奇景。

    这是一座周边水流绕过的大型堡垒。

    堡垒比起以往的关隘大了不少,而且周边带着一圈围墙,这围墙宽大得惊人,厚重万分,高昂磅礴,居然都是那种颓石制作,而且工程量过于浩大,不是一般人能修建,势必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物力。

    戚继光将堡垒和围墙修的如此扎实,看来是打算在这里作一个大型根据地。

    从这里细密的脚步印记和若隐若现的血迹,可以看出,这里过去经历过极为可怖的杀戮。

    一些草皮都掀开了,旧草换新颜。

    俞大猷振奋神色,道:“终于到了这一日,戚继光,不管你害没害死我儿子,这账必须要还。”

    丁耒道:“俞将军准备怎么出击?”

    远处阴郁的云朵,低垂而下,几乎可以压制到堡垒上,这个堡垒足足百丈,摩天及地,浩瀚鼎立。

    他们隐藏在密林中,没有人发现他们,因为戚继光的手下都知道,这附近布下了蛊虫花,当日无数倭寇和西洋人,就是因为蛊虫花导致了失败。

    可是戚继光手下千算万算,也算不到丁耒他们能从废弃多年的矿洞到来。

    这就是百密一疏的道理。

    此刻,阴沉沉的明空下,无数将士排列阵型,一些攻城器械已经准备就绪,哪怕这堡垒再大再强,也未必能得胜。

    他们如今是在暗不在明。

    “我打算先派遣先锋,丁耒,你和厉飞,木宁三人一起前往北侧。”俞大猷吩咐道,他随即看向了严嵩:“严大人,你们派人去东侧。”

    “我们的人没打过仗,怕是不能胜任。”严嵩道。

    他奸猾无比,俞大猷听闻此言,笑道:“你莫非是怕有人会暗算你,身边明明高手如云,却如此藏着捏着。”

    严嵩眉峰锁着:“俞将军言重了,我们也是保存实力为主,待会大战,势必会凶猛,我这里的人,刚巧对保护俞将军很有一手,你可以坐镇指挥,让丁耒他们当作前锋即可。”

    他这句话立即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丁耒冷哼一声,而厉飞冷笑道:“严大人这句话也就是说要我们当炮灰,到了这个关头,还在这里玩弄心计,真的不愧是老奸巨猾之辈。”

    “你!”严嵩闷哼一声,他想不到厉飞如此直白,羞辱他的不是。

    而徐清清也笑了,笑的如此花样:“厉哥哥这句话真的是说到骨子里去了。”

    厉飞笑说:“我也只是实话实说,严大人,莫要在意。”

    严嵩面对这么多人,他也十分尴尬了。

    袁立在他耳畔说了一些话,严嵩神色稍缓,这时便道:“杨当,万楼,你去带我身边十位高手去帮助他们。”

    “看来严大人还是懂得做人之理的。”丁耒笑道。

    严嵩知道在羞辱,可是面皮薄的他,不得不忍辱负重,他现在是要和俞大猷合作,千万不能随便冲突,态度不和。

    袁立不知道说了什么,反倒让严嵩安心,但可想不是什么好事。

    众人一番讨论过后,留下了精兵五百,每二百五十人一队,分为北边和东边,两头打击。

    因为严嵩那边的杨当和万楼没有经验,俞大猷特地嘱托了一遍。

    杨当有些苦大仇深,他第一次带兵打仗,很担心自己安危,他可是知道,战场之下,再强的人也难有完卵。

    万楼倒是袁立的徒弟,正好可以照看杨当。

    商议妥当,人数集齐,接着一个个奔赴前去。

    猫着身子,穿过密林,迅速冲入堡垒方向。

    这堡垒极为之大,上面围墙也有不少攻城器械,他们要的就是将器械破坏,先发制人,然后俞大猷再带兵轰击围墙,打破堡垒。

    此刻的戚继光却不在城里,里头是郑经天等人,吴常坐落其中,坐卧不安,他已经是【开泉】中期武者,金蛇剑法更是练到了“细腻如蛇,趋吉避凶”的地步。

    通过剑的感应,他发觉剑所指的位置,是东面偏北。

    他索性站起来,对印素素道:“我怕是这里有灾难,我的剑给了我一个提示。”

    “怎么会?”印素素问,“我们可是布下了蛊虫花,没人能够靠近。”

    吴常道:“小心一点为重,不过我先要去通报一下戚继光的四大手下?”

    “不必了,这几人我感觉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你还是小心应付为好,甚至以防那郑经天施为。”印素素道。

    “好,我先出去看看。”吴常转身离去。

    刚出门没多久,他耳目忽然一动,感觉到了问题。

    因为在城头上,原本是有守军,可是这一刻,却少了大半,而且位置恰巧在东北两方。这让吴常不得不深感怀疑!

    吴常转过眼睛,就撇见了城头一闪而过的身影!

    “哪里跑!”只见他一个纵跃,飞入城头,在城头兵营中,已有了数十人埋伏。

    无数刀光闪现,却无一能近他的身,反倒被他“金蛇剑法”,灵蛇吐信杀出重围。

    转眼就有十人死亡。这些军队训练有素,立即辗转退下,也不恋战。开阔地段,往往可以运用兵力优势,但是若是狭窄的空间,那么即便兵力再强,也未必能对阵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人。

    吴常现在就充当大将一般,一人之力,力抗数十,而且还游刃有余,完全不输气势。